2008年9月15日

為 何 香 港 人 眼 中 只 有 $ ( 1 )


上 兩 星 期 , 我 跟 很 多 親 友 說 起 奧 運 金 牌 運 動 員 要 馬 不 停 蹄 地 到 香 港 「 表 演 」 ( 比 賽 時 不 是 表 演 過 了 嗎 ? ) , 不 能 回 鄉 與 多 時 沒 見 的 家 人 、 愛 人 分 享 勝 利 的 喜 悅 , 實 在 可 惜 。 他 們 一 致 回 應 : 「 香 港 政 府 有 付 他 們 錢 的 , 聽 說 每 位 有 7 、 8 萬 進 帳 ! 來 幾 天 而 已 , 住 好 的 、 吃 好 的 、 玩 好 的 , 還 不 夠 嗎 ? 」 聽 來 很 有 道 理 。 講 到 錢 , 我 真 不 知 如 何 反 駁 ; 哈 , 喜 悅 , 喜 悅 值 多 少 錢 。


我 一 直 以 為 香 港 人 愈 來 愈 現 實 , 愈 來 愈 追 求 物 質 , 是 因 為 精 神 生 活 貧 乏 。 但 原 來 物 質 和 精 神 的 相 對 性 誤 導 了 分 析 , 害 我 多 年 來 得 不 出 結 論 。 直 至 我 看 了 《 Predictably Irrational 》 ( 誰 說 人 是 理 性 的 ) 一 書 , 認 識 了 一 個 社 會 學 的 概 念 , 才 得 出 一 個 自 信 是 正 確 的 解 釋 。


這 概 念 指 出 人 類 同 時 生 活 在 兩 個 世 界 : 被 社 會 常 規 ( Social Norms ) 和 經 濟 常 規 ( Economic Norms ) 所 支 配 的 世 界 。


經 濟 常 規 的 世 界 建 立 在 市 場 上 。 交 易 涉 及 利 益 , 交 易 者 期 待 即 時 回 報 。 絕 大 部 分 經 濟 活 動 都 被 列 為 經 濟 常 規 。


至 於 社 會 常 規 的 世 界 建 立 在 社 會 關 係 上 ( 任 何 群 體 , 不 論 人 數 和 關 係 , 都 是 一 個 「 社 會 」 。 ) 所 謂 的 「 交 易 」 源 於 某 個 體 提 出 的 要 求 , 交 易 同 樣 涉 及 利 益 , 但 這 「 利 益 」 溫 暖 而 模 糊 , 付 出 一 方 不 會 期 待 即 時 回 報 。 如 汽 車 死 火 , 隔 壁 車 輛 幫 忙 駁 電 ; 或 者 無 償 地 幫 朋 友 搬 屋 , 都 是 社 會 常 規 的 例 子 。


人 類 甚 麼 時 候 活 在 甚 麼 的 世 界 , 是 由 一 條 單 薄 的 心 理 界 線 劃 分 。 例 如 一 位 每 小 時 收 諮 詢 費 $5,000 的 律 師 決 定 為 某 個 社 群 提 供 免 費 法 律 服 務 時 , 可 以 分 毫 不 收 ; 此 時 , 他 的 心 理 處 於 社 會 常 規 的 模 式 ( mode ) 中 。 有 趣 的 是 , 若 這 社 群 好 心 地 提 出 付 款 予 律 師 , 比 如 $500 一 小 時 , 律 師 很 可 能 會 因 看 到 「 $ 」 這 符 號 , 心 理 轉 換 到 經 濟 常 規 模 式 中 , 拒 絕 以 低 價 服 務 社 群 。

人 與 人 相 處 , 雙 方 若 處 於 不 同 的 模 式 , 衝 突 便 會 發 生 。 例 如 男 人 約 會 新 相 識 的 女 人 , 吃 晚 飯 看 過 電 影 後 , 突 然 拿 出 一 千 塊 現 鈔 交 予 女 人 , 女 人 便 會 勃 然 大 怒 。 因 為 女 人 視 為 社 會 常 規 的 兩 性 交 往 被 男 人 當 作 經 濟 交 易 , 女 人 不 忿 自 己 的 感 情 、 精 神 、 尊 嚴 被 人 以 金 錢 作 交 換 。 不 過 , 一 樣 米 養 百 樣 人 , 社 會 中 總 有 些 漠 視 自 己 的 感 情 、 精 神 、 尊 嚴 的 女 人 , 她 們 可 能 會 受 到 利 誘 , 馬 上 轉 換 到 經 濟 常 規 模 式 , 更 風 騷 地 跟 男 人 說 : 「 我 不 止 這 個 價 錢 吧 ! 」

至 於 甚 麼 因 素 影 響 一 個 社 會 各 個 個 體 偏 向 某 個 常 規 模 式 的 心 理 ? 且 看 下 回 分 曉 。

5 則留言:

阪本龍一 說...

>>至 於 甚 麼 因 素 影 響 一 個 社 會 [Photo] 各 個 個 體 偏 向 某 個 常 規 模 式 的 心 理 ? <<

彌明:

在五十年代初期至六十年代中期的香港,一般市民還會保持守望相助的精神,而且當時香港社會的經濟結構與物質條件還是雛型階段,也沒有任何電視,電台或網絡媒體渲染物質至上的交易意識,勤勞與純樸節儉的美德仍然是當時香港人社會的主流價值觀。

在一九七三年出現電視與電台媒體後,香港社會結構開始出現變化。那時候香港的股票市場開始運作,香港小姐選美活動開始出現於電視螢幕,而香港人的物質條件逐漸改善成熟後,也就出現「飽暖思淫慾」的社會現象。當市民意識金錢能夠換到更多「淫慾」的享受與玩意時,也徹底改變以往勤勞純樸節儉的舊有價值觀。當媒體雜誌報章廣泛報導疑似女演員與某氏富商交際的新聞時,也直接潛移默化改變香港市民對於傳統冰清玉潔胴體的女生觀念,當大部份市民與普羅階層也不認為「被富商照顧」屬於「羞恥」的行為時,這些疑似女演員更會自圓其說合理化自己的「賣身行為」了。


阪本龍一

阪本龍一 說...

彌明:


當一位女生希望獲得別人的讚賞或者炫耀自己的優點時,不外乎炫耀自己的身裁,美貌,智慧與金錢水平。因此許多纖體與整容公司不斷尋找一些著名女演員參加瘦身整容的宣傳計劃,讓一些自覺身型肥胖或面貌醜陋的女生參加「消脂計劃」或「整容計劃」,而社會觀念標榜瘦身才是最時髦的美態時,原本一些身體體積指標(BVI)非常標準的女生也會考慮無謂的瘦身計劃,當她們看到宣傳廣告的女演員能夠展示一副曲線身裁來吸引男生的視線時,她們也會想像模仿這位女演員憑藉瘦身整容後的身裁美貌來吸引異性與「富商」,這些潛移默化的廣告宣傳方式也可以說是影響女生作出非理性消費行為的典型例子。


阪本龍一

shizuoka2002 說...

阪本兄:

劉兆佳教授也作過研究,他認為中國近代的政治混亂,再加上香港九七前的實際情況(borrowing time,borrowing place)令到香港人認為搵錢至上~~~~~~:)

Daniel.

阪本龍一 說...

靜岡2002仁兄: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淫慾)。

有沒有看過明代小說《金瓶梅》?
明代中葉的商業活動非常發達,而潘金蓮嫁給武大郎後,卻嫌棄武大郎五短身材(手腳與性器官)之餘兼且嫌棄他貧窮。倘若潘金蓮不是為了貪圖榮華富貴,也不會受到富家公子西門慶的誘惑。在明代中期的男女喜好縱情色聲享樂,這種心態反映他們/她們活在一個無可奈何的黑暗政治之餘,也說明明代男女具備重視金錢物質享受的心態。

在日本八零年代初期,日本經濟物質條件高度發達,住在城市的男女開始改變以往傳統勤勞節儉的價值觀,年輕的日本女學生為了金錢而從事援助交際的活動,而整個日本社會以金錢量度他人成就的標準。現在中國沿岸城市的居民也是重複以往日本八十年代社會的物質金錢價值觀,而中國人卻缺乏像日本人賺取金錢的基本道德底線,這是頗為遺憾的事情。

至於「借來的時間與空間」是否香港人視金錢如命的唯一因素,也許閣下從歷史唯物發展的角度來談論這個問題,也不能完全解釋香港人高度重視金錢的因素。當任何人徹底失去自身的安全感與尊嚴時,能夠依賴的實物就是手上的金錢,也許這兩種原因才是引導普羅階層傾向握住金錢的主要心理。


阪本龍一

匿名 說...

奧 運 金 牌 運 動 員 要 馬 不 停 蹄 地 到 香 港 「 表 演 」, ....may be it's not becoz or money, may be it's becoz they got an order which cannot be turned down...things can be complicated and politic behind what you can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