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2日

香港沒有人歧視同性戀者? 是你瞎還是我傻?

尋日明光社蔡志森用宗教, 中國傳統, 道德來攻擊同性戀者都算, 他一提到"公共衛生"我真系即刻想爆樽. 
台下觀眾不斷用侮辱性字眼大聲向慢必叫囂, 但台上兩位反同性戀嘉賓居然可以話見唔倒呢個社會有歧視同性戀問題.
再有台下觀眾將同性戀和性濫交/婚外情作比喻, 台上蔡志森也以同志平權比喻23條來呼應. 女同學社小曹說穿了: 反對立法, 根本因為他們想繼續擁有歧視同性戀者的權利.

 重溫:城市論壇:
2012-11-11 論題: 平權議案遭排斥 同志會否再給力 Discussion on:Motion on 'Equal rights for people of different sexual orientations

2012年11月2日

是日感動留言:


你出嚟參選,放棄美國護照去排第二,就係為咗守護香港,我覺得你簡直係女中豪杰,你響大埔嘅參選宣言,我睇咗好多次,好感動,當時我在想,一個年紀同我差唔多嘅女仔舒舒服服唔去過,掛個勇字響心口就衝出嚟,而我只識住個mon喊好似唔多啱數,所以我開始打電話拉票,由最frd嘅朋友開始,到無咁frd嘅,到超過10年無聯絡嘅朋友,每兩三年聚會先見一見舊同學,甚至,話我反骨嘅屋企人,我逐個逐個搵,叫佢投票俾人力,佢哋問點解,我慢慢解釋,佢哋話你淨係識上娛樂版講是非,我叫佢哋睇政治bb班,因為你,我搵我叔叔,叫佢一家要投人力,電話裡面同一把熟悉但好耐無聽過嘅聲音由人網人力民主擋以至大家近況一一講起上嚟,收線前我終於大膽地同佢講"叔叔,對唔住,我咁耐無搵你,我以後會多D搵你" 佢話佢無怪我,知我一個人響外面生活唔容易。收線後,我D眼淚係咁流,我好想多謝你,因為你,我去打呢個電話,多謝你。

9月9日投票日,我好緊張,白天不停叫人投票,夜晚瞓唔著,不停上網refresh即時新聞,祈禱希望主保守你哋所有人,慢必當選我又喊,你入唔到立法會我又喊,雖然未能將所有成員全數送入立法會,但一個新政黨能得到如此好成續,已值得支持者歡呼尖叫,我祝福你們每個,神必定為你準備更好道路,四年後,義工要預我一份

2012年10月4日

First Presidential Debate


2012年10月3日

本能

本能促使我避開所有有關撞船的報導和消息, 使自己撇開傷感和憤怒...
這是我回流香港多年, 經歷多次天災人禍後反射性學會的自我保護機制.
今晚得悉是次海難令聖士提反小學失去一位小學弟, 自我保護機制立即崩壞, 難過不已. 

2012年10月2日

時光倒流

或許,我不應再提起此事。
每翻看選舉論壇的影片,恍惚時光倒流,回到8月,這場噩夢發生之前。
那時,香港島的民調差不多每天都處於安全區內。
我們還放肆地討論來屆兩位新立法會議員的工作分配。
9月10日凌晨趕往點票中心的車程裡,眼簾沒法藏起一行又一行眼淚,完全淹蓋了我對新界東勝利的喜悅。
眼踵了,妝也溶化地到達會場,看到幾位香港島候選人,沒說什麼,也不敢說什麼,因我不想在會場抱著他們跪地痛哭。唯有每幾秒鐘流下一滴眼淚,讓人家誤以為是對自己選區流下的感觸眼淚。
對此,我還是千萬個不甘心。
是哪裡做得不夠好?是哪裡出錯了。為什麼和原先估計的落差這麼大
我還未能放下。

2012年9月30日

狗vs男人?


(心理測驗wor...): 你喜歡怎麼樣的狗?

答: 好似popeye咁既狗lor....

問: 即係點既狗?

答: 大耳大眼大口, 手腳短, 個身成個桶咁, 好得意.
聰明但好曳, 教不善, train不到, 完全不聽人講.
話佢,鬧佢 佢仲吠番你轉頭.
揀人嚟蝦, 好抵死.
為食,貪睡, 貪玩.
成日跟住人, 又識爹人.

問: 鍾意點既狗=鍾意點既男人

答: 唔係掛?


2012年9月26日

選戰檢討高峰營

選民力量於泰國蘇梅島舉行馬拉松式立會選戰檢討高峰營,長達五日四夜(9/22-9/26)。出席者包括(慢必)陳志全,袁彌明,歐陽英傑伉儷,劉嘉鴻,及林雨陽。

選民力量五位核心成員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檢討立法會選戰,及研究選民力量未來的發展和定位。

候任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則越洋高度關注新界東北發展事件,和不斷以電郵跟進市民求助個案。

六人順道在渡假屋慶祝選民力量成立兩週年、歐陽英傑伉儷結婚七週年、和袁彌明三十二歲生辰。

期間有香港市民專誠上前為選民力量打氣和拍照。

Jolie 在W Hotel 開Jazz音樂會!

10月16日我的好友兼大學同學兼港姐提名人 陳逸璇(陳苑淇) Jolie 在W Hotel 開Jazz音樂會, 密切期待!
我肯定Jolie YS 的唱功是全香港女歌手10名之內,只是以往的選曲把她的聲線優點完全淹沒。
自小接受聲樂訓練,香港兒童合唱團精英班,跟唐sir多年,加上年復年的pop/jazz訓練,絕不是玩玩下做歌手。
恭喜妳終於找到方向。
妳屬於Jazz的世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wSedsLdKWg&feature=plcp



2012年9月20日

2012年9月20日 選民力量成立兩周年

2012年9月20日     選民力量成立兩周年

結緣.....從何說起.

2007年跟TVB鬧翻, 蕭若元先生和蕭定一透過秘書約我上香港office"傾計", 探討我的經驗和心路歷程, 看看有沒有合作的空間.  我當時其實未聽過香港人網,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是一個visual人, 從小到大只看電視, 從來不聽電台.)
後來蕭定一邀請我主持香港人網節目[大娛樂家].


說真, 我對這項主持工作不太感興趣, 因為大多數娛樂新聞和垃圾無異, 而垃圾又何須討論呢? 所以我當時一直是hea做, 有空才做, 要拍拖就不做.  人網的人事我從來也不上心, 碰倒誰就say個hi, 連誰是誰也分不清.

直至2010年6月20日, 阿一同愛明也沒空做節目, 於是我和林雨陽就成了搭檔. 那天節目完結後, 我跟雨陽說: "香港不行了, 我們年輕的有些搞作吧!"  我從來不知道他是公民黨創黨黨員, 也不知道他曾經參選過區議員.  是直覺吧....覺得這個人, 挺關心香港的.



2010年初, 兩位政治新秀冒起, 就是馬草泥和星屑醫生(歐陽英傑). 看到有年紀相若的人參與政治, 實教人興奮不已. 我當時未算是他們fans, 但一直留意二人一舉一動. 2010年中, 他倆參加立法會的諮詢會, 於是我上youtube重溫他們的發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0R642se15M

心想: 我喜歡星屑醫生多一些....
雖然馬草泥比他紅很多, 但我覺得星屑醫生有寫稿, 有準備, 很有心,不溫不火, 親和力高.

2010年暑假, 一個飯局之間, 我和林雨陽, 歐陽英傑醫生, (慢必)陳志全, 劉嘉鴻便結了緣.


我和慢必都來自演藝界, 但他入行比我早十幾年, 我對他從前的工作完全沒有概念(again, 因為我不聽電台, 也不看ATV). 外界可能猜測我和他比較熟, 其實正正相反. 五人之中, 我和慢必從來都是最不熟. 年齡差距, 生活圈子完全沒有重疊等因素...

雨陽是加拿大海歸派, 家庭環境相近, 大家都是老闆, 而且都是寸嘴型, 可說是一拍即合.

星屑醫生敏感又細心, 親和力高, 和什麽人都合得來.  搞活動, 醫生最多想頭, 是創意人. 貪靚, 是對自己有要求.  有沒有懷疑過醫生係gay? 當然有啦, 不過很快就知道他有太太.

至於劉嘉鴻, 和他一起做"選舉101", 只覺他是知識型. 肥肥地, 不穿西裝就爛噠噠, 成日do住個嘴, (是因為嘴巴附近肉太多太重吧?) 偏偏用個LV長銀包.  開會時感受到他的leadership, 在Mercer打工, 固然有管理的底子. DBS+中大畢業卻說得一口流利英語, 佩服.後來聽[風也蕭蕭]才知道他是"深厚廣博知識型", 拜服.

選民力量成立初期, 皆因我演說不及慢必和醫生, 論述不及劉嘉鴻, 也沒有雨陽的政黨經驗, 於是成了庶務主任, 從出新聞稿到印易拉架一腳踢來貢獻組織. 很忙, 很瑣碎, 但也學到很多.

當時我經常缺席 [網想最大黨] 節目是爲了保住一段感情(星期六晚拍拖黃金時間), 令聽眾們和隊友們失望, 實在非常對不起.

2011年初, 人民力量成立, 政治工作越見繁重, 加上mimingmart開沙田鋪, 養了popeye, 確實忽略了身邊人. 政治分手後很快便投入了另一段感情, 可惜小心栽種了一番, 到了分手後才發現那人和梁振英有相同的恐怖特質. 一塌糊塗過後, 心情來不及迎接2011年底區議會選舉, 結果, 又令大家失望.... 雖然我相信這冥冥中總有祂的安排.

2012年梁振英上場激發了我走入美國領事館放棄護照, 立定決心參加立法會選舉. 排在慢必後面也是上天親切的安排. 一來, 大大增加我和慢必單獨相處的時間, 彌補我倆"不太熟"的問題, 二來, 慢必性格溫和且勤力, 補償了我的短處.

立法會選舉期間, 我們五人巧妙地互補長處/短處, 優點/缺點, 理性/感性, 配合得天衣無縫. 雖然會吵架, 吵**大**架, 但激烈過後不會心存芥蒂, 很難得. 只有志同道合才能一起走到這一步.

人家都說我們是鸚鵡, 說的話都一樣的; 或者說我們是一座堡壘, 沒有人可以拆開/離間我們. 確實是這樣. 我們彼此間的尊重和信任實在無可置疑.

回想失去了兩個某人, 得到了四位親密戰友, 絕對值得.

我們會繼續打拼, 致力為香港的民主運動寫下輝煌的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