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1日

明 Blog 你 : 情 傷 蝴 蝶

最 近 看 了 一 套 以 女 性 為 主 幹 , 以 生 離 死 別 來 體 會 愛 和 心 靈 成 長 的 電 影 , 叫 《 蝴 蝶 飛 》 。 《 蝴 蝶 飛 》 里 的 李 冰 冰 被 情 人 周 渝 民 追 問 : 「 你 是 不 是 真 心 鍾 意 我 」 , 李 冰 冰 沒 有 認 真 想 過 這 個 聽 起 來 事 關 重 大 的 問 題 , 於 是 選 擇 逃 避 , 瞬 間 卻 釀 成 嚴 重 車 禍 , 自 此 與 周 渝 民 陰 陽 相 隔 。

遙 距 戀 愛 難 維 繫

這 個 問 題 和 他 的 死 所 構 成 的 精 神 困 擾 , 李 冰 冰 需 要 用 藥 物 控 制 , 終 於 控 制 不 了 , 是 因 為 遇 上 與 周 渝 民 性 格 同 樣 反 叛 和 執 著 的 黃 佑 南 , 他 的 出 現 迫 使 李 冰 冰 再 次 觸 碰 還 未 完 全 癒 合 的 傷 口 , 來 一 次 徹 底 清 算 , 結 果 可 能 是 釋 然 , 亦 可 能 是 困 擾 終 生 。

我 想 這 套 電 影 未 必 會 令 大 部 分 觀 眾 產 生 共 鳴 , 試 問 有 幾 個 人 曾 經 痛 失 關 係 尚 未 明 確 的 情 人 。 我 卻 有 位 舊 同 學 , 經 歷 過 同 類 事 件 , 碰 巧 , 故 事 就 發 生 在 電 影 取 景 的 學 院 , 我 的 母 校 。

她 暗 戀 一 位 文 武 雙 全 的 師 兄 , 作 為 朋 友 們 義 務 紅 娘 的 我 , 含 蓄 地 把 消 息 透 露 給 這 位 師 兄 的 密 友 耳 中 , 師 兄 自 此 對 她 多 加 留 意 , 過 了 沒 多 久 , 他 們 就 開 始 了 一 段 puppy love 。

義 務 紅 娘 心 酸 透

小 時 候 所 謂 拍 拖 , 不 外 乎 是 在 學 校 聊 聊 天 , 周 末 講 電 話 。 她 是 寄 宿 生 , 學 校 規 定 不 可 帶 零 食 , 所 以 他 經 常 在 村 口 士 多 買 可 樂 糖 逗 她 高 興 。 過 了 一 年 多 , 他 去 了 英 國 升 學 , 兩 人 惟 有 繼 續 以 書 信 來 往 。 她 後 來 告 訴 我 不 想 繼 續 這 段 遙 距 神 交 , 但 不 想 跟 他 說 , 怕 傷 害 了 他 。

之 後 有 一 次 , 師 兄 放 假 回 港 , 到 學 校 找 她 。 我 跟 她 放 學 時 正 在 打 羽 毛 球 , 她 故 意 裝 作 沒 看 到 他 , 跟 我 換 位 置 目 的 是 要 背 著他 。 真 正 面 對 面 看 到 他 表 情 的 人 是 我 , 從 興 奮 到 失 落 , 這 種 明 示 , 應 該 沒 人 會 不 懂 了 吧 。 他 臨 離 開 的 時 候 , 交 了 一 包 東 西 給 我 , 叫 我 轉 交 給 她 。 她 把 包 裝 拆 開 , 是 一 堆 零 食 , 當 然 有 她 最 喜 歡 的 可 樂 糖 。 那 時 , 她 呆 了 良 久 , 眼 淚 直 流 。 我 作 為 旁 人 , 心 都 酸 得 透不 過 氣 , 何 況 是 她 本 人 。 我 想 , 她 還 是 愛 他 , 只 是 敵 不 過 距 離 的 折 磨 , 只 好 放 棄 。

最 難 堪 的 是 師 兄 來 信 問 : 「 你 是 不 是 真 心 鍾 意 我 」 、 「 你 會 不 會 等 我 」 、 「 你 曾 經 愛 過 我 嗎 」 。 她 沒 有 回 信 。 難 道 回 信 說 : 「 或 許 是 。 不 會 。 當 然 」 。 後 來 我 也 沒 有 聽 她 提 起 過 師 兄 的 事 , 大 概 就 這 樣 完 結 了 。

陰 陽 相 隔 方 恨 錯

再 過 了 幾 年 , 我 在 舊 生 聚 會 中 得 知 一 個 驚 人 消 息 : 師 兄 早 在 兩 年 前 從 英 國 回 港 時 遇 上 空 難 身 亡 。

她 有 知 道 這 事 實 的 權 利 , 所 以 我 發 了 個 越 洋 電 郵 告 訴 她 。 她 簡 單 的 回 了 一 句 : I miss him so much 。 恍 惚 聽 見 她 一 邊 痛 哭 一 邊 訴 說 著這 永 遠 不 兌 現 的 思 念 。
事 隔 十 多 年 了 。 我 們 喝 茶 聊 天 時 , 她 曾 提 起 過 師 兄 。 她 深 信 他 還 在 世 的 話 , 會 是 個 好 男 友 、 好 老 公 、 好 爸 爸 。 她 說 沒 有 遇 過 跟 他 氣 質 相 像 的 男 人 。 她說 想 拜 祭 他 , 卻 不 知 怎 麼 找 他 的 家 人 。 她 說 他 一 直 會 守 護 著 她 。 一 切 一 切 都 表 示 了 她 還 沒 釋 然 。 可 能 真 的 要 像 《 蝴 蝶 飛 》 的 情 節 一 樣 , 遇 到 一 個 與 他 有 相 同 特 質 的 人 , 才 有 機 會 完 全 放 下 。

好 友 這 段 傷 痛 經 歷 , 不 知 不 覺 間 改 變 了 我 對 愛 情 的 態 度 。 我 們 一 般 太 「 老 馮 」 地 認 為 伴 侶 不 會 離 開 自 己 , 就 是 我 們 常 說 的 "take him/her for granted" , 所 以 不 加 珍 惜 , 拍 拖 拍 成 飯 來 張 口 的 模 樣 。 隨 便 吵 架 , 動 不 動 就 叫 分 手 。 因 為 她 , 我 會 經 常 幻 想 伴 侶 死 亡 , 然 後 大 哭 一 場 , 哭 過 就 知 道 , 其 實 一 些 雞 毛 蒜 皮 的 不 和 , 根 本 不 值 一 提 , 其 實 他 的 一 些 惡 習 並 不 值 得 我 動 怒 , 因 為 他 的 存 在 已 是 最 大 恩 賜 。

12 則留言:

匿名 說...

彌明:

珍惜眼前人~~~~~~!: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g-NySu6gW8

Daniel.

DC 說...

有遺憾的愛﹐方最令人刻骨銘心。

反而我覺得﹐無論之後遇到的跟之前有遺憾的那個如何相像﹐甚或比他/她更好﹐都不能代替其在心中的地位。

逝去的那個﹐永遠是無敵 - 就像只打贏一次就封刀退隱的"高手"﹐其他人永遠無得上訴。

正如你之前的post提過﹐對自己身邊的摯愛親人﹐每分鐘都應像是和對方一起的最後一分鐘那樣去珍惜- 而你最後就會發覺﹐無論其他甚麼不快的人和事﹐都微不足道。

珍惜眼前人﹐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Christina 說...

Hi Erica, I think your story is even more touching than '蝴 蝶 飛'. It's the human nature that when something is unattainable, we'll treasure it the most. In referring to your friend's case, I don't think she'll ever forget about this guy. The reason is not because of love, but GUILT. She's guilty that she's hurt him and did not treasure him. In a sense, if he was a player or cheated on her, perhaps, she might have felt better. Anyway, please tell your friend to cheer up. It's over and please don't blame herself for what she's done. "Learn from the past, live in the present and focus on the future".

世上無名客 說...

此事令人神傷。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匿名 說...

People die, get over it.

laulong 說...

人很奇怪,會喜歡自虐。也許面對自己,無論怎樣揪心,怎樣涕淚縱橫,自怨自艾,只要關上門,知道的最多是那面鏡子。

但面對眾人,卻是曝光全世界,於是無謂的自尊淹蓋真情,使性的偏執擊走緣份,到塵埃落定,悲劇角色的落寞撐起了靈魂,也賺來了友輩的同情,似乎自我價值仍被肯定了。

有人可以走出這種窩臼,有人不可以,所以愛情的悲喜劇不斷上演,落幕,再上演。

vleef 說...

it's true 珍惜眼前人...

that's nothing more sad than 愛得太遲 ...

Erica 說...

是的,逝去的那個如DC所說﹐永遠是無敵。所以當事人經常如laulong所說,把自己界定為悲劇的主角。久不久讓這套沒有結局的片子在心裡重演、自虐。

laulong 說...

被 Erica 首次引述,有一點額外的快慰。

在某一刻,情真的可以很深,可以生死相許,甚至驚天地,泣鬼神,但風波定了,餘瀾可以永遠蕩下去嗎?總有風平浪靜,心平如鏡的日子罷!

更何況,使君另有婦,妾身另有夫,生活已織起了另一張網,思維、情緒、課題、人生細節都圍繞著每網擴散織造,照顧眼前人都來不及,你還有空間去懷緬過去?永遠沉溺在早已消失的幽情或激情裏?

所以不要自己找碴了,這對自己不仁,對伴侶不公道,何苦由來?從實際環境看,連提携我們成長的至親逝世,痛苦最終都可以消解,那未修成正果的戀情,激情延盪可以永遠?

也因此,我難以理解 "鐵達尼號" 電影裏那年老女角會把珍貴的「海洋之心」巨鑽沉於大海。我的評價是:偏執、唔化,甚至是輕度的精神病!

匿名 說...

laulong said...

也因此,我難以理解 "鐵達尼號" 電影裏那年老女角會把珍貴的「海洋之心」巨鑽沉於大海。我的評價是:偏執、唔化,甚至是輕度的精神病!

那麼除卻巫山,曾經滄海應作理解呢?

曾經看過愛情.觀.自在一片,道理很明白.回到現實卻不能釋懷......:(

Daniel.

laulong 說...

Daniel 兄:

無意矮化愛情的力量,但滄海巫山之感,在那一刻,或在接近的一刻,卻真的可以很深很強。只是隨時間過去,應該可以淡化。

至於滄海之後,會不會另覓巫山,又是心境、際遇、運氣等另類問題了。

匿名 說...

這篇寫得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