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2日

探 針 : 汪 阿 姐 多 做 事   曾 特 首 少 說 話

在 二 、 三 十 年 前 , 《 狂 潮 》 、 《 強 人 》 迷 倒 萬 千 電 視 觀 眾 的 那 個 年 代 , 汪 阿 姐 早 已 是 星 途 燦 爛 光 芒 萬 丈 的 電 視 巨 星 。 但 電 視 和 政 治 舞 台 畢 竟 是 完 全 兩 碼 子 事 , 尤 其 掉 入 中 國 這 個 連 轉 身 都 感 到 困 難 的 政 治 醬 缸 中 。 汪 阿 姐 做 了 全 國 人 大 代 表 , 寂 寂 無 聞 , 被 委 為 全 國 政 協 委 員 , 也 被 人 以 政 治 花 瓶 看 待 。 但 汪 阿 姐 不 鳴 則 矣 , 一 鳴 驚 人 , 在 政 協 提 案 , 要 求 中 央 發 還 回 鄉 證 予 泛 民 主 派 立 法 會 議 員 , 阿 姐 的 水 平 識 見 , 阿 姐 的 敢 言 承 擔 , 叫 人 刮 目 相 看 , 拍 掌 叫 好 。

特 首 只 拋 下 一 句 廢 話

國 人 可 以 回 國 , 鄉 人 可 以 回 鄉 , 本 就 是 與 生 俱 來 的 基 本 權 利 。 但 是 , 對 政 治 異 見 者 禁 足 、 流 放 , 甚 至 驅 逐 出 境 作 為 懲 罰 手 段 , 在 極 權 國 家 , 司 空 見 慣 。 緬 甸 民 主 鬥 士 昂 山 素 姬 , 她 的 英 籍 丈 夫 重 病 彌 留 , 生 離 死 別 , 昂 山 素 姬 也 不 肯 離 開 國 土 , 就 是 怕 被 永 久 流 放 , 不 能 回 來 。 緬 甸 軍 事 獨 裁 政 權 這 種 流 氓 手 段 , 在 我 們 的 文 明 祖 國 , 如 吃 喝 拉 睡 般 經 常 發 生 , 也 產 生 極 大 的 震 懾 效 果 。
剝 奪 泛 民 議 員 的 回 鄉 權 利 , 始 自 八 九 民 運 , 這 段 歷 史 無 用 細 說 。 但 以 回 鄉 權 威 迫 利 誘 , 以 親 情 、 利 益 脅 迫 異 見 者 轉 變 立 場 , 其 立 竿 見 影 的 效 果 , 早 已 有 不 少 成 功 個 案 , 事 實 擺 在 眼 前 , 也 不 說 自 明 毋 須 解 釋 。
因 此 , 泛 民 回 鄉 證 這 樁 事 情 , 是 中 央 鐵 打 的 政 策 , 親 京 人 士 , 尤 其 有 公 職 在 身 者 , 個 個 都 像 鸚 鵡 學 舌 , 口 徑 絕 對 不 敢 偏 離 一 分 一 毫 。 汪 阿 姐 的 提 案 , 雖 然 只 是 說 出 了 國 人 應 有 的 基 本 權 利 , 也 只 是 普 通 常 識 , 但 在 眾 口 一 詞 、 揣 摩 上 意 、 不 敢 越 雷 池 半 步 的 中 國 式 政 治 氛 圍 下 , 阿 姐 的 舉 措 , 就 更 顯 得 難 能 可 貴 。
汪 阿 姐 的 提 案 曝 光 後 , 權 威 人 士 忙 不 迭 出 來 消 毒 , 劃 清 界 線 , 強 調 這 只 代 表 汪 阿 姐 的 個 人 意 見 , 並 非 授 意 , 與 中 央 一 點 關 係 都 沒 有 。 好 了 , 事 情 搞 清 了 , 親 京 人 士 可 以 放 心 表 態 了 。 有 人 說 不 宜 提 案 , 有 人 說 先 看 措 辭 , 有 人 冷 待 , 有 人 避 之 唯 恐 不 及 。 最 神 奇 的 算 是 我 們 的 曾 特 首 了 , 他 拋 出 了 一 句 玄 之 又 玄 的 說 話 : 「 有 應 該 多 做 事 、 少 說 話 。 」 多 做 甚 麼 事 ? 少 說 甚 麼 話 ? 要 猜 透 這 句 說 了 等 於 沒 說 的 廢 話 , 徒 然 浪 費 精 力 和 時 間 。


呼 應 和 諧 統 一 的 前 提

汪 阿 姐 說 , 她 是 因 為 聽 到 領 導 人 提 及 和 諧 統 一 , 要 聯 絡 香 港 各 界 團 體 , 才 有 感 而 發 。 她 又 說 , 香 港 已 回 歸 十 年 , 今 年 又 是 奧 運 年 , 覺 得 這 是 一 個 契 機 , 讓 泛 民 議 員 回 內 地 了 解 國 家 的 發 展 。 阿 姐 又 說 , 她 只 是 履 行 政 協 職 責 , 「 團 結 一 切 可 團 結 的 力 量 。 」 在 回 應 曾 特 首 的 名 言 金 句 時 , 汪 阿 姐 說 , 特 首 的 說 法 也 是 對 的 , 參 政 者 自 然 希 望 多 做 事 , 在 有 需 要 時 候 便 要 開 腔 , 「 作 為 政 協 委 員 , 要 為 所 知 的 實 情 講 真 話 。 」 看 到 這 , 不 禁 慨 嘆 , 汪 阿 姐 的 政 治 水 平 , 不 僅 拋 離 只 懂 緊 跟 的 資 深 親 京 政 客 , 也 比 我 們 的 特 首 高 出 不 知 多 少 倍 。
在 汪 阿 姐 多 做 事 的 時 候 , 曾 特 首 , 拜 託 , 請 你 少 些 說 話 。
吳 志 森
資 深 傳 媒 工 作 者

5 則留言:

莫太 說...

汪阿姐做了人大代表咁多年,我第一次覺得佢做嘢,但特首的話真的顯示了港府是個怎樣的政府,曾特首令我想起我讀慈雲山古惑仔中學時期的訓導主任。

小必理痛 說...

如果廖瑤珠仲在生,可能亦只有佢先會同意汪阿姐咁樣做...

i am living in HK 說...

汪阿姐好敢言!

your ex-colleague 說...

you like CE Tung or CE Tsang? =D
I like CE Tung. XD

匿名 說...

彌明:

現在你會明白政治或公共行政的難度,但曾特首今次的表現,我覺得驚訝:O

Dan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