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30日

a few links to share...

apple

atv:中國傳統社會中的友情

rthk:2007 香 港 得 失 大 事 回 顧

cable:四代香港人

17 則留言:

匿名 說...

袁彌明表示與無綫合約仍在處理中,但就影響到她不能斟洽新經理人公司:「我剛剛又收到無綫的信話不准我解約,我已經交畀律師處理,不再多講了,我只希望新年後有新開始,最好可以不用上法庭,可以私下解決啦。」她稱現時都有接司儀騷,問她要通知無綫嗎?她說:「我不理喇,追討先算啦。」

Complete disregard of written contracts.

匿名 說...

彌明:

Leona's Blog關於四代香港人的討論,講得不亦樂乎噃~~~~~~:)

Daniel.

匿名 說...

最終七千蚊攞番未?

laulong 說...

彌明:

看過斑馬在線的那個片段,老實說,質素很低。講者根本沒有入題,觀點游移,君子與小人之辨沒有好好觸及,東西方神學分析亦流於膚淺。開始時說中國人喜歡粉飾,末尾又說中國人求實際。其實他們在不同的歷史平台跳躍,於是時務虛時務實,真是不知所云。

大抵學問真不是容易搞的,我喜歡陶傑只在他少年寫詩的時代,現在的他我是不敢恭維了。劉天賜嗎?他比陶傑多了正直與敦誠!我還是很尊重的。

laulong

匿名 說...

同意上面 laulong 所說。

另,李兆富和呂大磊教授的第四代香港人討論,兩位都頗有見地,尤其是呂教授。

李兆富也立論中肯、理性。但那兩位女主持,似乎好像喜歡挑起為討論而討論的氣氛,劃清三代界線,形容像異己,有點牛角尖。

第二至第四代、甚至兒童階段的第五代香港人,彼此間存在的不應是鬥爭,而是社會形態轉變釀成的矛盾。

匿名 說...

是呂大樂,抱歉!

匿名 說...

呂大樂教授談幾代香港人問題,用心良苦.但現在看不少人都像潮流的談,但談都集中在由第四代人,以受害者的只說第四代的受壓.
有報章開新版"新香港人"描述第四第五代人在"權力還在第二,三代人手中,沒有出路.

呂教授的原意,是帶出社會要注意這個勢代問題,但卻只見第四代人咆哮.把父母的第二代人說成像妖魔.第三代人他們也看不順眼.

這是對問題的思索?

匿名 說...

彌明:

Happy 2008!

P.S.Anonymous,其實第四代的香港人很難不作控訴,試想一下,是哪一代將香港生活指數推至不合理的高度?

Daniel.

h.m.l. 說...

Erica,

其實我覺得最生不逢時是第三代後期與第四代初期的人(即是我的一代人),他們剛畢業出來社會工作已經遇到97交接顯露出來政治問題,金融風暴以至經濟下滑,再者SARS來襲再重擊香港經濟,如果不是根基打得很好的人,根本上是沒有足夠能耐去應付這一浪接一浪來勢洶洶的衝擊,理論上他們是最有適應能力的一群人

匿名 說...

唔好凡事都姓賴,賴三賴四誰人都懂,教育不好自己又不多看書,姓賴
找不到好工,姓賴
唔用腦想東西,姓賴
不夠人爭,姓賴
大學生卡數多多,姓賴
父母無錢過手,姓賴.罵死老鬼
時時刻刻都要一朝發達
人人都要做有錢哥兒
人人要希望係千金小姐
人人以為自己才俊

樓價高,唔通又係口中既死老鬼作怪?
見到有會所,個個又唔識話貴?
生活品味ma,新生代最追求啦?

係呀,世界欠左你,父母欠左你,什麼都是應得既,只怪生你出o黎既死老鬼欠左你.

小市民

匿名 說...

h.m.l. said...
Erica,

其實我覺得最生不逢時是第三代後期與第四代初期的人(即是我的一代人),他們剛畢業出來社會工作已經遇到97交接顯露出來政治問題,金融風暴以至經濟下滑,再者SARS來襲再重擊香港經濟,如果不是根基打得很好的人,根本上是沒有足夠能耐去應付這一浪接一浪來勢洶洶的衝擊,理論上他們是最有適應能力的一群人

一矢中的!就算第三代後期與第四代初期的人無法腰纏萬貫,只要不自暴自棄,他們有素質教養出優秀的第五代,對嗎?:P

P.S.我是第三代尾水

Daniel.

Christina 說...

Hi everyone,
I agree with '小市民's comment. Many people, (especially young people) just want to find a job that has good salary, benefits and require a little work. Honestly, if you want to find a good job, you must be willing to work hard or sacrifice your 'social time'.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free lunch'. I just find it so frustrating when people just slack off and all they do is to complain.
Anyway, happy 2008!
Christina.

laulong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EMILY 說...

睇見樓上 { laulong }留言,我好同意,想起睇過{ 陳大文 }新年願望文章講大家都覺得人家是眼中釘,每代人自相仇視, 文中說『現在的情況是,每個勢代的人,似乎都視彼此為眼中釘』.

我思考了很多.

emily

h.m.l. 說...

舊時代有舊時代的矛盾,新世代有新世代的問題,各自有不能相提並論的方向,比方說:70及80年代也曾發生過金融風暴,但論到對社會的影響是微不足道的,因為當時整個社會的大氣候,人口,發展,民生,是有清晰的方向,社會環境沒有現在那般複雜
但是97後最關鍵的大改變是經濟轉營下,慢慢所帶來的種種問題是不能否定的事實,這是一段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經歷,請不要忘記,這不是單一向性的問題,一來大眾已經習慣了97前的小康生活,像袁小姐提到:因為嬰兒潮父母已幫我們籌備好一切,讓我們安然無恙地渡過這一日﹔他們百分百的承擔,讓我們對外頭的事都 變得無知和麻木
二來工廠北移使很多草根階層人仕(父母)失業飯碗不保,間接影響到家庭生計,繼而影響民生,這是經濟轉營下的後果
有舊事物必有新事物,不能混淆不清,更不可同日而語

匿名 說...

劉兄:

放心吧!社會學家不會覺得怕要多數幾多代.對於你的立論,我傾向於贊同,事實上任何一個世代有成有敗有平凡.

不過,對於分析問題除了看共性,也要看個性這一點我有保留.雖然有人會鶴立雞群,但人生活在社會中,會受當時的道德規範.

Daniel.

KL-H 說...

有時候,不要隨口推向"道德"這個詞,第二代人是有他們的思想道德模式,是可以理解,畢竟時代,戰爭,經濟和港英管治,能否把原有的思考模式隨時代演變,總也得考慮他們現在年紀,對步向老人來說,實不易為.

但以平常心去看,有些潮人新勢代,是亂來還是新潮,這和道德規範關系不大,不要以自己既得利益來推向道德範疇. 有留言者說" 姓賴 "相當到題.

第四代人是有不少才俊,但也有不少是自以為才俊,後者像居多.富貴險中求在自由社會是對,但也得明白不是大膽便能富貴.要窮一生精力建立根基的第二代人,隨便放手給人作實驗品,也不見得公平.

難得見這裡有深層討論,劉朗先生的回應和陳大文先生的文章,是值得細味,尤以陳氏指出"眼中釘"這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