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4日

賑 災


五 月 十 九 日   雨   如 常 的 交 稿 日   全 國 哀 悼 首 日


前 幾 天 , 我 問 朋 友 : 「 下 星 期 的 稿 件 你 覺 得 我 不 寫 地 震 行 嗎 ? 」

朋 友 : 「 為 甚 麼 不 寫 ? 有 很 多 角 度 可 寫 , 例 如 明 星 賑 災 、 遺 愛 人 間 , 都 很 正 面 。 」
我 說 : 「 不 想 思 考 甚 至 想 起 那 件 事 。 」 顯 然 我 本 想 抒 發 的 都 是 負 面 情 緒 。

朋 友 : 「 隨 便 你 。 」

呀 ! 不 要 放 棄 說 服 我 嘛 。

我 是 個 女 人 , 對 自 己 所 作 所 為 總 能 找 個 藉 口 : 「 不 寫 地 震 啦 , 電 視 24 小 時 都 在 播 , 報 紙 每 天 佔 三 版 。 寫 篇 輕 輕 鬆 鬆 的 緩 和 一 下 氣 氛 不 好 嗎 ? 」


但 深 知 此 時 此 刻 圍 繞 我 思 緒 的 就 只 有 地 震 。 確 實 , 面 對 天 災 人 禍 、 生 離 死 別 時 , 甚 麼 男 女 關 係 探 討 和 娛 樂 圈 趣 聞 軼 事 根 本 不 值 一 提 。

有 人 認 為 大 事 件 的 發 生 能 刺 激 創 作 思 維 , 我 卻 要 等 死 逃 生 的 腦 細 胞 把 情 緒 安 撫 後 方 可 。


又 有 人 把 激 動 情 緒 化 為 反 思 或 批 判 , 都 一 一 被 圍 剿 。 反 思 會 被 視 為 涼 薄 , 批 判 會 被 視 為 叛 國 。 所 以 有 些 事 , 我 盡 量 不 去 想 , 例 如 名 字 : 耿 慶 國 、 名 詞 : 豆 腐 渣 、 還 有 武 警 徒 手 ( 工 具 呢 ? ) 挖 掘 的 畫 面 。 以 不 查 證 、 不 考 究 、 不 聞 不 問 的 原 則 下 彰 顯 我 的 愛 國 情 操 。

餘 下 , 惟 有 試 以 正 面 和 樂 觀 的 態 度 談 這 次 災 難 中 我 慶 幸 見 到 的 事 。

幸 好 , 這 次 天 災 大 大 拉 近 了 兩 岸 距 離 。 國 民 黨 發 動 募 捐 是 意 料 中 事 , 就 連 民 進 黨 政 府 也 宣 布 提 撥 總 值 20 億 台 幣 的 援 助 款 和 物 資 , 協 助 災 區 重 建 。 曾 經 經 歷 921 地 震 的 台 灣 人 最 能 體 會 災 民 的 痛 苦 , 即 使 無 法 接 受 共 產 黨 的 政 治 價 值 觀 , 還 是 一 致 支 持 救 人 要 緊 。

幸 好 , 這 次 天 災 改 變 了 當 局 一 貫 反 應 遲 緩 或 掩 蓋 真 相 的 報 道 態 度 , 於 事 情 發 生 10 分 鐘 內 公 布 災 情 及 死 亡 人 數 , 未 有 因 謠 言 而 引 發 進 一 步 恐 慌 , 同 時 贏 得 了 西 方 媒 體 的 尊 重 。

幸 好 , 這 次 天 災 為 被 政 治 、 人 權 問 題 渲 染 得 不 堪 一 擊 的 北 京 奧 運 旗 幟 , 重 新 塗 上 一 層 以 人 民 的 血 和 淚 混 成 的 油 彩 , 牽 無 數 靈 魂 在 半 空 飄 揚 , 宣 示 比 起 可 貴 的 生 命 , 國 與 國 之 間 的 任 何 鬥 爭 是 何 等 微 不 足 道 。

幸 好 , 這 次 天 災 讓 我 們 能 多 聽 一 遍 王 菲 的 動 人 歌 聲 。 水 調 歌 頭 。 思 念 生 死 未 卜 的 至 親 不 是 災 民 的 專 利 : 此 事 古 難 全 , 如 月 亮 的 陰 晴 般 無 常 。 希 望 經 典 詩 句 能 安 慰 災 民 。

幸 好 , 中 央 政 府 在 全 國 範 圍 下 半 旗 , 並 把 這 三 天 列 為 全 國 哀 悼 日 。 重 視 人 民 、 聽 從 民 意 是 一 個 難 能 可 貴 的 好 開 始 。

作 為 半 個 傳 媒 人 , 我 要 向 所 有 前 線 記 者 致 敬 。

哀 悼 日 全 國 停 止 所 有 公 共 娛 樂 活 動 , 我 不 寫 娛 樂 八 卦 就 當 是 參 與 了 。 期 望 讀 者 體 諒 地 閱 讀 娛 樂 性 不 高 的 文 章 , 更 可 考 慮 將 對 我 的 不 滿 情 緒 化 為 捐 款 , 幫 助 救 災 。

14 則留言:

陳大文 部落 說...

我只能說,香港人好像很有愛心,事實上是有愛心,但不知是否回歸至今,對政治的【無力感】,而令港人漸漸地形成【戀愛式愛國】。


【戀愛式愛國】,即是如戀愛的,不要問,只管去愛;不要懷疑,只管信。


去信,去愛,去信望愛。愛國情懷推展至一種宗教式的信仰,不論發生什麼事,什麼原因,不要問,只去愛,去愛國,所有都是美事。


還有一樣就是【和諧】。


有質疑,是推展至【破壞和諧】,破壞了和諧,是不愛國,甚至道德高地上的大逆不道。


不要談豆腐渣工程,是有存在,但要信望愛,相信人之美善,天性是良品,不要談,因為會令悲傷轉移,去先救人吧。


但救人很遙遠,請解放軍去,我們盡量捐錢吧,有信望愛;是有貪官,但信望愛,總貪不盡這應多錢吧? 相信這點,會好過一些。


傳媒其中一項重要任務,是指出問題所在,但在這刻,道德高地的信望愛,認為是破壞了和諧,也等同【講呢啲即係話唔救人啦,冷血!國恥!】。


大地震,和諧高地也告訴人們,世界各地也有天災的,不是中國獨有。有貪官放肆,世界各地也有罪惡。因此,不要談問題,要信望愛。各人五十大板,很是公道。


奧運火炬,是聖火,是神化的事物,好比耶和華神蹟;有異見聲音,是破壞了神聖,是不愛國,是國恥,只有不學無術的人才在這刻說異見,是不神聖的子民。


解放軍待手救災,器材少得可憐,不要問,是勇氣,勇氣是不須添加器材的。


最新報導指有帳蓬廠商炒高價由一千到一萬元一個蓬,要國家主席領導親身管視,可能一天,爆屎渠也要出動最高領導人,小官才會做差事。


領導真偉大,多勤力,連生產線也要下場看個究竟,但主席可能心裡哭著,為何這種事也要大動員監察,一天只有 24 小時吧,還可以監視何處? 救災的飯堂要看看有否貪贓嗎?可能要的。


我也有系列文章談地震,也沒貼,因為根據愛國標準,是悶蛋的,捐錢捐得火熱,捐了錢,有空才反反思吧,因為談得太多,可能我小部落的小貓讀者也會離我更遠。部落不是哈哈笑的嗎?


就熱淚盈眶地捐錢吧,有人提出不如快快領養生還的孤兒,快快快,因為有信望愛,是孩是否應該這樣領養,是後話。


因為現正在戀愛的熱血在沸騰。

rach 說...

正面,積極的反思和批判是必須的,但一個成年人應該有足夠的判斷力知道甚麼時候/場合做甚麼,說甚麼.災難後幾日是最哀傷,最悲働,也時最敏感的時候,在這刻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救人,救人和救人,而不是追究責任的適當時候!更加不要將天災說成甚麼'天繾',甚麼'多行不義必自斃'等狗屁說話!予人落井下石之感.

至此,救援工作已進行了一段時間,在大家心情開始平復之際,再去反思和批判會更加容易讓人接受.

所以不要說反思和批判就被評為不愛國,問題在於甚麼時候甚麼場合甚麼語氣甚麼措辭.

匿名 說...

第一次寫得最得體的可觀性文章,比你平日「唔抵得」文章,日寸同夜TVB,真係好九條街。
值得傳閱,這才是你應該要寫的文章。若能以這種手法經營於一些娛樂文章,都會有可讀性。

匿名 說...

彌明:

一句話:重建時,追究責任!

P.S.解放軍傘兵是寫遺書後才跳傘,還以為能帶上甚麼工具嗎?

Daniel.

匿名 說...

"期 望 讀 者 體 諒 地 閱 讀 娛 樂 性 不 高 的 文 章 , 更 可 考 慮 將 對 我 的 不 滿 情 緒 化 為 捐 款 , 幫 助 救 災 。"

你平時寫O個D野SIN引起不滿,今之LEE篇寫得好好!WOR我覺得,你正正經經寫D真係INSPIRING GEI文章啦...好過你成日酸溜溜寫個廢台...

LEE段最欣賞...
"幸 好 , 這 次 天 災 為 被 政 治 、 人 權 問 題 渲 染 得 不 堪 一 擊 的 北 京 奧 運 旗 幟 , 重 新 塗 上 一 層 以 人 民 的 血 和 淚 混 成 的 油 彩 , 牽 [Photo] 無 數 靈 魂 在 半 空 飄 揚 , 宣 示 比 起 可 貴 的 生 命 , 國 與 國 之 間 的 任 何 鬥 爭 是 何 等 微 不 足 道 。"

阪本龍一 說...

積木玩具


幼年時,父母送給我這一盒積木玩具
色彩斑斕,隱隱看到方格圓環的窗櫺
層層疊疊組合圍起的家園
堆滿桌子的飯菜仍然溫潤四周的空氣
椅子仍然安放逗笑的布袋娃娃
花圃外的藍天仍然浮動牛羊的輪廓
我仍期待終有一天能夠搭建兒時的積木高樓

有一天,當四周雀鳥四處亂飛
河川滲血,萬隻蟾蜍匆忙搬家
熊貓惴惴不安,霎時
天搖地動,積木玩具的高樓就被這地殼裂縫的舌頭吞沒
滿地散滿小學課本的碎頁
頹垣敗瓦的積木濺滿殷紅的鮮血
迷迷糊糊向一處黑洞伸出五指

如今,佈滿疤痕的雙手拿起磚瓦
砌成反射四周回音的家園
桌子只放上一枝落淚的蠟燭
仍溫暖照射兩碗白飯的餘粒…
我多渴望,花圃的綠地仍有父母的足跡
仍渴望他們能夠看到這搭建的平房……
仍渴望他們抱著我未來的娃娃…


阪本龍一

匿名 說...

我想到一個在國內會較有效率的救災方法,就是僱傭救援軍,一定會有好多人民樂意參與救災工作,死亡人數一定少好多,你說我馬後炮也罷!

陳大文 部落 說...

我一直都沒理解錯,妳的能力根本不止於此,只是很多時候,在【不合適的時候寫不合題材的文章】而已,並且某些因素要妳寫某些文章,不能看妳自我發揮。


從【第四代人的自白】,到其他較嚴肅話題,至現在這篇《賬災》,相信才是妳真正水平。


我很少看文章觀人理解錯,以前沒,現在也沒。 :)


這篇文才是真正《 Miss HK 》應該寫得出的水準。

laulong 說...

國家裏的非人性,我怎會不知!

80年代開始我就常和國人討論交流辯論,我會說服公安泯滅階級,我會教國內同胞守規矩學排隊...

我的愛,又豈是盲目呢!

laulong 說...

不錯,你就是要寫這些具深度的、剖析性卻又充滿女性溫情的文章。

daniel學會 說...

laulong既痴漢程度仲勁過daniel...
現在唔係八十年代...

laulong 說...

Daniel 學會:

哈哈,得閣下品題,曷藉榮寵!

handsome 說...

你這篇文的主題應該改作"不幸中之大幸"比較貼切
更期望你能在你的blog裡看到你藏在心內的本想抒發的"負面情緒"

篤篤篤撐 說...

寫得好好...
btw, 我唔能夠同意"問題在於甚麼時候甚麼場合甚麼語氣甚麼措辭"的看法

logically, o甘即係話, 在某些場合只可以有一種觀點, 其他觀點都不被容許。

where is 言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