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4日

學 習 黑 面

星 期 二 去 旅 行 , 上 機 隨 手 拿 了 份 《 蘋 果 》 , 打 開 副 刊 專 欄 版 , 奉 旨 閱 讀 陶 傑 先 生 的 文 章 。 一 般 他 每 天 的 專 欄 不 是 逗 得 我 陰 陰 嘴 笑 就 是 不 自 覺 地 點 頭 叫 好 。 但 那 天 的 文 章 卻 害 我 眉 頭 緊 皺 了 好 久 。 內 容 是 叫 香 港 美 女 多 笑 些 , 說 道 : 「 身 邊 的 人 不 個 個 都 是 潛 在 的 色 魔 。 不 錯 , 他 們 其 中 有 的 很 猥 瑣 , 但 笑 一 笑 , 讓 世 界 多 一 分 陽 光 , 也 是 一 種 慈 悲 和 功 德 。 」
美 女 們 當 然 知 道 微 笑 會 更 靚 , 給 人 感 覺 更 友 善 。 我 敢 講 , 一 眾 香 港 美 女 變 成 不 笑 婦 都 是 香 港 部 分 猥 瑣 男 人 惹 的 禍 , 舊 同 學 M 的 經 歷 是 其 中 一 個 例 子 。 M 小 姐 家 住 上 水 , 上 學 上 班 約 會 都 得 搭 半 個 鐘 火 車 。 她 樣 子 純 情 甜 美 , 楚 楚 可 憐 的 , 是 最 沒 殺 傷 力 的 類 型 。 十 幾 歲 開 始 就 惹 來 火 車 上 男 人 隔 天 搭 訕 的 記 錄 , 伎 倆 如 出 一 轍 : 「 小 姐 請 問 依 家 幾 點 ? … … 我 可 唔 可 以 做 個 朋 友 ? 」 「 小 姐 請 問 去 尖 沙 嘴 邊 個 站 落 車 ? … … 我 可 唔 可 以 要 你 的 電 話 號 碼 ? 」 九 唔 搭 八 , 行 貨 到 極 。 朋 友 M 最 初 只 是 擰 頭 拒 絕 , 明 顯 趕 不 走 猥 瑣 男 , 有 時 還 要 犧 牲 座 位 , 踩 鞋 跑 到 別 的 車 廂 避 難 。 沒 法 子 , 惟 有 變 本 加 厲 回 答 猥 瑣 男 : 「 唔 可 以 。 」 「 無 興 趣 。 」 「 無 咁 需 要 。 」 猥 瑣 男 知 難 而 退 時 都 不 忘 奉 送 一 聲 : 「 超 ! 港 女 ! 」 最 後 , 朋 友 M 的 態 度 逐 漸 演 變 成 不 論 在 火 車 上 還 是 中 環 街 頭 都 黑 口 黑 面 示 人 , 與 生 俱 來 的 甜 美 面 容 已 不 復 見 。



香 港 美 女 事 實 上 經 常 被 人 撩 , 行 街 經 過 搬 貨 團 隊 總 有 口 哨 聲 , 開 車 時 隔 籬 線 的 貨 車 司 機 夥 計 們 總 愛 與 你 同 步 , 然 後 緊 叮 你 再 指 你 哈 哈 大 笑 。 喂 ! 你 又 係 人 , 我 又 係 人 , 你 做 咩 撩 我 ? 為 何 我 要 當 街 被 你 羞 辱 ? 女 人 不 板 起 臉 作 自 我 保 護 , 等 誰 來 保 護 啊 ?
Clubbing 時 , 除 非 美 女 想 不 經 過 濾 地 讓 全 場 男 人 埋 身 , 否 則 還 是 會 板 起 臉 來 fence off 無 謂 的 浪 蝶 。 美 女 對 你 有 興 趣 時 , 自 然 會 多 看 你 兩 眼 。 你 買 兩 杯 酒 來 搭 訕 , 能 逗 她 笑 就 表 示 你 有 本 領 。 微 笑 、 友 善 的 態 度 是 用 作 「 好 感 層 次 」 的 表 達 和 來 reward 大 量 ( 見 你 黑 口 黑 面 都 不 介 意 ) 和 風 趣 的 男 人 , 不 是 周 街 派 的 。
文 章 又 提 到 法 國 總 統 夫 人 經 常 笑 面 迎 人 , 這 比 較 也 太 過 了 吧 ? 如 果 我 是 此 等 名 人 的 伴 侶 , 哪 怕 整 天 四 萬 咁 口 。 第 一 , 身 份 尊 貴 , 不 會 惹 猥 瑣 男 埋 身 , 也 不 會 惹 人 誤 會 。 第 二 , 總 統 夫 人 當 然 要 體 面 , 難 道 早 上 跟 丈 夫 吵 架 , 之 後 見 各 國 政 要 時 板 起 臉 給 面 色 ?
總 之 , 我 不 認 為 美 女 ( 至 少 在 香 港 的 美 女 ) 應 該 時 時 笑 臉 迎 人 , 惹 猥 瑣 男 的 麻 煩 。 再 者 , 女 人 應 該 make your boy-friend/ husband exclusive , 美 好 的 、 甜 美 的 、 性 感 的 、 嬌 爹 的 一 切 一 切 應 該 只 留 給 你 所 愛 的 。
呀 , 還 有 , 我 想 經 常 只 看 到 X 口 X 臉 女 人 的 男 人 , 是 時 候 檢 討 一 下 , 若 有 埋 怨 , 請 找 那 批 令 美 女 板 起 臉 的 猥 瑣 男 出 氣 。

37 則留言:

匿名 說...

彌明:

有則改之,無則加冕:)

P.S.本書幾時出?想攞妳簽名:)

Daniel.

阪本龍一 說...

彌明:


雖然日本與台灣的城市也有出現調戲女生或性騷擾事件,但日本與台灣的女生不會以這樣怒目臉孔應對男生。



阪本龍一

路人甲 說...

最令人驚奇的,是你竟然會對陶傑陰險的垃圾文章點頭叫好。
看來筆者要重新估計你的智慧。

順便給你一些忠告:
猥瑣男為何要這樣做?
他們有甚麼目的?
其實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不想看到你笑!
你的笑,令他們想起了他們的不幸!

你憤怒麼? 你逃避麼? 你委屈麼? 你黑口黑面麼?
正中下懷了,他們更開心了,他們更氣焰了,他們終於可以不那麼孤單了。

下次遇到這些人,就回想一下街上看到的流浪狗。
他們又能算個老幾?
可憐他們吧,寛恕他吧,懷著愛與恕的心,唱首歌吧:

誰能明白我
http://youtube.com/watch?v=IpAZsHviOFw

陳大文 部落 說...

果種九唔搭八猥瑣男,咁又真係極品既,又唔怪得女人要對其黑面。


不過現在這類猥男情況係少左好多,因為無乜得著,而且被人 X 得多,都收檢左。


香港男人,有很多事情,真是不抵幫的,例如見到樣貌就算不屬美女、只是 OK 姣好的,都好像飢餓螞蟻一樣,仲慘過第三世界見到紅十字會派糧咁款,忙不及肉麻當有趣,並且男與男之間互相角逐,無意識地大獻恩勤,這些舉止德性,又真是港式男才有這厚面皮。



我也認為,女人亦無須 24 小時笑臉迎人,你估夜總會小姐咩,在適當時候寬容一點便是了。


唔知點解,自從手機有拍片功能後,香港多了很多痴漢,何時何地,都想把街上女仔拍下,留在家中或上網...分享,相當恐怖。


那些見女即無限馬屁的港式裙腳男,也造就了港式女性的咀 Miu 眼厲德性,無辦法,有咁既市場就有咁既副產物。

陳大文 部落 說...

都幾特別喎,遇到九唔搭八猥男,仲要笑笑口,唔係嘛,咁駛唔駛跳埋脫衣舞呢?


咁同樣道理,遇到八婆臭四,又是否要搖旗叫好跪叩三個響頭才叫寬宏風度?


******


有說法指陶傑立論及文章等是陰險,並屬【黃皮白心】、【崇洋媚日】、飲洋奶水拍東洋馬屁等等。


他是否如形容中的洋媚走狗,這點不重要,重點是為何他說的現象不少是中正紅心。


看看另一些仁義道德評論人,每人五十大板的老屁股膠論、或愛國情懷但交叉曲線的富商、及騎牆派西瓜靠大邊的自保派學者,那些人的所謂立論,說了衰過沒說,那又是何種高尚?


要找聖人,請往黃大仙,或泰國白龍皇( 不過要收費的,沒免費餐 Sorry),香港地就是太多以為和諧自保派的人,以為和諧就必然帶來財富,那管是心靈上虛幻的滿足;實質是心理貧窮,期望別人去做自己不能達到的事,別人有異議便是不和諧。

小必理痛 說...

彌明姊姊:

我相信你朋友嘅遭遇只屬不幸,事實上笑真係會俾人覺得你友善一族,請教你都起碼唔會心慌慌囉。

至於俾男性撩...男性又何嘗唔會俾女性撩?只係形式唔同,男性比較吃得開吧?

無記都仲算係你老闆呀呵?陳志雲都贊成人笑多D,因為「一笑可以遮十醜」,我好認同佢呢句說話,我自己都努力中。

共勉。

路人甲 說...

看來陳大文君有點衝筆者留言的味道。
筆者對才子看法,是個人看法,其文陰險處基本上順手拈來一大堆,為表筆者非是對人不對事,舉個例給你看又如何:

要扮演才子,最重要是懂得無病呻吟。香港,確實有很多所謂[才子]。
他們無論舞文弄墨,還是信口雌黃,對讀者端出一副高深莫測的嘴臉,還沒有對事,就表情十足地對人了,令人見之鄙視。
因為,香港敢言的人越來越少,而且學者、越來越無恥。懂寫些文章,便要反言欲正指天篤地地遊街言論。
在香港,一個被封為才子有這樣的行為,他要擺出一副很cool的樣子,意思寫在文字:我永遠言不到題,不要追問我,不同人讀我的文章,都可以滿意。
這是,向任何人出示一種莫測的高深,就是要左右逄源。一個人如果要表達想法,添加說服力的秘方,是真誠,而不是矯飾..

阪本龍一 說...

彌明:


含蓄微笑往往是一種禮貌的表現,當然這位女生具備含蓄微笑的嘴巴與一副明媚動人的眸子,更能彰顯自身的高貴氣質。


珍茜摩爾含蓄微笑的經典相片
http://www.yourprops.com/norm-42e8430e07d9a-Somewhere+In+Time.jpeg



阪本龍一

匿名 說...

大文兄:

關於文筆:

陶傑年紀開始大,文章水準好唔穩定,佢開始會出現徐克的問題.

而我係極度佩服倪匡宣佈封筆.

至於彌明及黃詒興,再過三十年後也會面對如此景況 :(

Daniel.

laulong 說...

好彩大家都知道路人甲是路人甲,不是我。

陶傑嗎,我自會修理!

陳大文 部落 說...

路人甲 ( 邊個都好啦下 ~ ):


事實上,你形容陶傑,是形容得極到題,以陶生的文章,他未成名前,文章更多元化,可觀性更強。


我個人而言,我也不認為陶氏是一名所謂才子,反而只屬一位專欄撰稿人,及電台電視媒體人,至於他是否才子,不如劉天賜先生的才學可能更高。


不過,市面上就是要陶傑這類媒體人,認同與否,有市場有收益,便是有其價值,是否中立或理想化,這不重要,反正有市場空間,已屬成功。


陶傑的立論,也著實並非處處膠論,當中也有不少可取之處。


你覺得曾憲梓等這類和諧既得利益者,所言是否膠論?從愛國來說,可能不是,但對整體社會而言,也可以是。正如無限挑戰某人有否膠論,在謬論當中,尋找膠中之膠,可能尋找者本身也存在膠論。


******


然而,陶傑這類媒體人,也不會提拔其他人,因為自己飯碗才重要,但重要的是,他有市場,有市場無得講喇。



香港地,事實上真是存在許多問題,並非事事無病呻吟,不道出問題並且等如無問題,只是吹噓和諧的,是要別人和諧來增加自己既得利益而已。


******



PS : 陶傑和徐克不同,陶傑學識好得多,徐克只是一個曾風摩八十年代香港電影,但已過氣並且陶醉在 Art Film 的電影人。

至於倪匡,說的對,年事已高,也不是當年的倪大師,退休是可理解的。

h.m.l. 說...

至於俾男性撩...男性又何嘗唔會俾女性撩?只係形式唔同,男性比較吃得開吧?

小必理痛你說得對,男性都會有被人撩的的時候,由其是長得比較標青的一類會被一些年紀大的師奶叫作"靚仔或靚佬",我想,其實形和女性被撩一樣,只是形式上是不同,接受的程度不一樣而已(我想沒有男人會不喜歡被人稱讚掛?),我認為只是香港女性反應比較敏感和自我保護意識太強,所以有好像被人有強逼一樣的感覺,所以陶生說:女性笑一笑是一種慈悲和功德,真是恰當haha^^
香港女性常X口X面,我認為係一種自我保護意識的膨脹,正所謂"爛佬怕撥婦",都不是無道理的

小妮音樂日誌 說...

陶傑??!!喫...那個British Council代言人.

黃長興可以當法國文化協會代言人.

陳冠希可以當國家地理雜誌代言人.

陳大文 部落 說...

陳冠希可以當國家地理雜誌代言人....


....? Why ?


亞冠希....佢主要係做緊楊貫一果行:品嘗鮑魚。

係應該屬於飲食業既其實。

Christina 說...

Really? How come nobody 'lui' (flirt) to me geh??? I guess I need to smile a little bit more...

匿名 說...

其實黑口黑面真係好冇禮貌,唔好因為自己之前遇到不快事情,就可以常常板起面口,這只是不成熟的表現,而且日日比人騷擾的情況,相信只是個別人士的個別事件!

不過唔係個個男性都係猥瑣男既,只是騷擾妳的不是妳喜歡的男性,假設有個像陳冠希一般的男性騷擾妳,相信妳們的黑口黑面也會立即消失!

請不要常常用受害者的姿態,將自己的壞習慣和不成熟美化吧!

匿名 說...

匿名 提到...

假設有個像陳冠希一般的男性騷擾妳,相信妳們的黑口黑面也會立即消失!

請不要常常用受害者的姿態,將自己的壞習慣和不成熟美化吧!

彌明,妳會同意嗎?

女孩子可是乖巧又含蓄的動物啊~~~~~~:)

P.S.雲煙兄,幫我整整陶傑,佢都係整得少:P

Daniel.

小必理痛 說...

哈,我啱啱諗起一首舊歌,正好切合彌明姊姊呢個TOPIC:惡鬥惡(林子祥)

「...小姐一支公睇戲太嬌弱
啱啱俾飛仔睇中會輕薄
怕佢會變侵略 就要惡夾刻薄
惡 鬧到佢要走急急腳

總之爭取優勢咪示弱
往往世事係憑邊便惡!...」

好正!

匿名 說...

Daniel兄!

sorry!本人很難認同"乖巧又含蓄",你試試在油尖旺,銅鑼灣等地方生活一段時間吧!

或許你是出入高貴的地方吧!

匿名 說...

妖,冠希個死仔剛出道時跳舞似猩猩呀嘛!セx 都唔識!

匿名 說...

講開林子祥,我突然想起這首歌
笑笑笑 妙妙妙 無忘露笑容
您一笑 盡歡樂 麻煩盡去掉.....
歌仔都有得唱啦!
要學習何時要識笑才是王道
正明一笑可泯恩仇hahaha XDXDXD

匿名 說...

不要笑冠希像猩猩,不知幾多所謂model,淑女,美女裁在他手上!

相信佢老哥去搭訕的時候,就算使出猥瑣男的技倆:「小姐請問依家幾點?我地可唔可以做個朋友?」或「小姐請問去尖沙嘴邊個站落車?我可唔可以要你的電話號碼?」等九唔搭八的行貨對白,都唔會有女性覺得佢猥瑣囉!

猥唔猥瑣只是個人的品味問題,妳喜歡的他便是英俊,妳不喜歡的就是猥瑣囉!

匿名 說...

Daniel 是 香 港 猥 瑣 男 !

sapphire~ 說...

我認為,我唔笑又唔等於我係特意口黑面黑對人,
只算係無特別面部表情(大概=放鬆面部肌肉),
一個人的時候,放鬆下好正常吧~
只係...女孩子(如我)無特別表情時,會令人有寸或難以親近的感覺......

還有就是環境吧...
主觀上,香港社會還是有「原級團體」觀念
人對於與自己有直接關係和接觸的人,比較親密......
由此觀念而引申,對所有人笑產生的問題係
1.佢唔理/睬你,或者根本唔知你對佢笑,因為佢同你無關係,反而佢會奇怪你點解對佢笑,或以為你只做同另一個人打招呼...(個人而言,被人refuse的feel不好受)
2.太辛苦自己,又可能吃力不討好(特別讓人產生誤會>>覺得你好假、發姣、嗲精,或誤會你對他有意思)

其實不是我不想笑,而只是不想惹麻煩...這也許是個太介意別人對自己的評價的人的一點看法吧...哈哈

我會笑,也喜歡笑,但不等於在所有時間,所有公共場所,對所有人笑...哈哈哈

匿名 說...

對不認識的人,當然可以不對他笑啦,如果無端端對不認識的人笑,他們仲會以為你係傻的!

但請不要因為自己係美女,當被外表不吸引的男性望多兩眼,就黑口黑面,好像人家犯了法一樣呢!

(美女都不一定都是好的,如果因為面貌和學歷好一點就批評別人,美女都只會變得面目可憎)

匿名 說...

真係奇怪!

靘仔就可以食飽魚,食臘腸,都開開心心!

猥瑣男就問吓幾點,問邊道落車,都黑口黑面!

這是甚麼標準?

匿名 說...

"セx 都唔識!" 好似唔係鬧亞冠希喎!

匿名 說...

為左笑而笑咁仲悲哀, 人有喜怒哀樂, it is real, 為什麼一定要笑臉迎人? 如果全世界的人類都笑笑口咁面對面... 咁仲恐怖....

匿名 說...

女性的雙重標準:

靘仔就可以為所欲為,影相拍片都唔猥瑣!

猥瑣男就問兩句都黑口黑面!

i am living in HK 說...

i was glad to see you at TST today!

But i did not see you the moment when you leave the show!

陳大文 部落 說...

爭拗相重標準已經無乜意義...

小必理痛 說...

回樓上唔知幾多樓o個個話人有喜怒哀樂,做乜一定要笑面迎人o個位。

冇人叫你學做偽人咁要對住鏡頭及公眾場合咁掛個笑臉扮親切,而係你嘅笑係要由心笑出黎個種先係真嘅歡笑,如果要迎合人地o個種,叫做賣笑。

香港地個個打工一族已經苦不堪言,一個二個已經係乸口乸面咁款,點解仲要話去學習面黑?仲要話對住自己喜歡嘅人先會開懷咁歡笑,未免叫自己太沉重了。

大家先唔好將「笑」呢個字睇得咁表面化。

匿名 說...

agreed 小必利痛!

不是叫大家係又笑唔係又笑,只是希望將心情放鬆一些,被騷擾只是小事,又不是受了很大的苦,何需學習黑面對人,像小孩子一樣呢!

匿名 說...

Do you have time to up grade your e-mail!

匿名 說...

在女孩眼中帥哥與醜男的分別
帥哥微笑--->陽光, 醜男微笑--->猥瑣

帥哥對自己微笑--->喜歡了自己, 醜男對自己微笑--->變態

帥哥留鬚--->不羈, 醜男留鬚--->不修邊幅

帥哥看書--->斯文, 醜男看書--->書呆子

帥哥做運動--->活力, 醜男做運動--->減肥

帥哥睡著了--->可愛, 醜男睡著了--->懶惰

帥哥口甜舌滑--->風趣, 醜男口甜舌滑--->流氓

帥哥一言不發--->冷酷, 醜男一言不發--->自閉

帥哥對女士禮讓--->風度, 醜男對女士禮讓--->不安好心眼

帥哥耍溫柔--->體貼, 醜男耍溫柔--->娘娘腔

帥哥裝豪邁--->男人味, 醜男裝豪邁--->粗漢一名

帥哥放了個屁--->一定是旁邊那個醜男幹的!

帥哥的頭髮被風吹起--->瀟灑, 醜男的頭髮被風吹起--->頭皮削別飄過來!

帥哥拒絕了自己--->感到惋惜, 醜男拒絕了自己--->死同性戀

匿名 說...

但係,師哥小弟弟細如蠶虫;醜男小弟弟大如巨蕉,咁又點?

靚仔無本心呀,睇下內在美啦,咪咁膚淺啦各位姊妹!

匿名 說...

正爆.... it's the po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