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3日

a lengthy and comprehensive interview. basically explains what i've gone thru and my thoughts. Thanks to fensi wang's invitation~

瓶子:粉丝网和MSN的网友们大家好,今天做客我们粉丝网聊天室的是我们这次红楼梦中人选秀活动中的选手。


袁弥明:大家好,我是袁弥明。


瓶子:首先你的声音很好听,很温柔,我以前以为你是台湾的选手,因为台湾人说话才会这样,你的性格也是这样温柔的吗?


袁弥明:其实不是的。我的性格是很刚烈的,我的普通话是从台湾朋友那边学的,那个腔调、口音比较贴近台湾一点。

瓶子:刚刚说“不是,我是很刚烈的”,完全没有刚烈的感觉。(笑)


袁弥明:(笑),我觉得学北京的普通话很难,如果我讲的很像你们的话,我觉得好像很粗鲁的感觉,我觉得要很用力的谈话,而且每个字要很短,就是很短促的,我还是学不到。


瓶子:那天比赛当中有一个环节,是对决的时候,然后在母亲怀里撒娇,然后觉得你很有优势,你的语调就是一个撒娇的语调。


袁弥明:哦…那个时候是有一个小故事,其实在台上是听不清楚评委说的话,然后评委老师说现在要有一个对决,要演什么、什么,他讲的很复杂,还说到了房间,黛玉在里面,我听了没有听懂,我在想怎么办呢?主持人刚好说谁先当薛姨媽,我就说我来,我来,看我的對手怎么演寶釵。


瓶子:是你没有听清楚?


袁弥明:对,我没有听明白。


瓶子:挺聪明的,给自己想了一个办法。


袁弥明: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在台上会干嘛!


瓶子:大家觉得你演薛姨妈演的很深刻,你们私底下跟其他的选手交流的时候,你跟他们说过你
打算演元春吗?


袁弥明:我知道我演不了宝钗的,因为宝钗的戏很多,台词很多,我的年龄感确实是大了一点,那个时候组委会让我们选一个第二志愿,每一个人都要选的,就是被淘汰以后你想演什么,他们也帮我想了,说元春很适合我,后来很多人都说我演的很像。


瓶子:所以大家叫你元春姐姐的挺多。


袁弥明:我本来姓袁,他们叫我元春姐姐挺亲切的。


瓶子:当时报名的时候是自己奔着元春去的吗?


袁弥明:不是,那个时候我读了一些很简单的版本的紅樓夢,然后就觉得宝钗的性格也是跟我很
像的,我喜欢给人一种比较成熟,会处事,而且人际关系打的很好,大大方方、端庄的感觉,所以那个时候报了宝钗。


瓶子:参加《红楼梦》选秀,从深圳到北京一路过来,我们大家也知道你是2005年的时候参加过
港姐的比赛,并且得到“旅游大使”的称号,你觉得参加港姐的比赛和这个比赛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哪个更难?


袁弥明:肯定是这个更难了,最大的区别港姐是我用自己的身份,用自己的语言,在台上走模特
儿步,也不难,可是《红楼梦》选秀,用普通话,用古代人的感觉,然后在北京比赛,已经觉得就是很没有家的感觉。


瓶子:我们讲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

袁弥明:对,都不是我的优势。


瓶子:像你刚才说的是用自己的劣势跟别人的优势比,你16岁去了美国,应该是一个很西化的。


袁 弥明:确实是很难,尤其是广东话,我们说的白话是很口语的,我现在说的普通话对我们来说
是非常文雅的了,我们在香港的古装说的语言,就是你们普通话平常说 的语言,我们不会说“是”,会说“係”,很多词语不一样,要用普通话再走到普通话的古代,我真的是不知道要怎么
办,而且我知道比赛是有很多即兴表演,我就 知道我一点优势都没有。

瓶子:即便你用自己的劣势来参加比赛,我们还是看到了你精采的表现,我们很多网友还是很喜
欢你,我念一下这边朋友的留言,他跟你说,袁姐姐我可以这样称呼 你吗,因为下午有课,不能看我们的访谈,很遗憾,他要告诉你很喜欢你!还有说希望你没有被他的留言吓倒,觉得你不会
想到有这样热情、喜欢你的朋友。

袁弥明:真的太好了,应该是一个小妹妹吧。


瓶子:我们在舞台上看到你表演只有十几分钟,从深圳一路到这边大概有一、两个月的时间。

袁弥明:有三个月的时间。


瓶子:变化挺大的,自己对比现在跟三个月前在深圳比赛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


袁 弥明:那个时候在深圳整天想着退出,我觉得压力好大,而且我每说一句话都会觉得人家是不
是在听我有没有口音,说得话标不标准,你想啦,每天说每一句话,每 一个字都有那种压力,真的觉得不行了,我肯定不行的,而且在深圳的选手都很优秀,有从美国回来的,有跳舞的,那个
时候我的心态是很不健康的,来到北京我反 而觉得没什么,都是还在比赛,觉得没有很不舒服或者有压力的感觉。

瓶子:因为在深圳离香港比较近?

袁弥明:可能是因为这样。

瓶子:那边认识你的人更多,熟人更多?


袁弥明:那反而不是,那时候在深圳,我常常想要回香港,因为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就回去了,
觉得那个心态很不平衡,来到北京反而觉得没什么,不是因为有没有人认识的问题,是那个时候心态不好,所以状态也不太好。


瓶子:我看之前媒体的报道,在你刚刚参选港姐的时候,曾经对媒体说过,自己要进行一些专业
表演的培训,这次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袁弥明:你知道很多香港小姐留在TVB当演员,TVB也提供一些演艺的训练,可是时间不长,在
香港来说,真的没有像中戏、北电那种专业的学院。
瓶子:一学学四年?

袁弥明:对,我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的,在北京每天上午、下午都有表演课,还有台词课,或者
是红学课,那个月里我的表演真的有很明显的进步,我相信我现在回TVB拍任何一个电视剧,那个感觉都会不一样。


瓶子:从这点来讲肯定很有收获,另外的收获是在这边交了很多朋友,宝钗结束以后,我看黛玉
的选手也去了,有选手离开的时候还哭了是吧?

袁弥明:对,一个女孩她在黛玉组表现很好的,也是我同房,我觉得有一些朋友是缘分,是上天
安排的,她跟我的性格也很像,而且她20岁,可是很成熟的女孩,我跟她真的很谈得来,有时候
会谈到很深奥的问题。

瓶子:你们俩之前在比赛正式开始的时候,你们俩在房间里有没有聊过大概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可
能要下去了?

袁弥明:当然有了,我相信每个选手的话题都离不开比赛的。

瓶子:你们两个想过会在第一场吗?

袁 弥明:没有,真的没有想过,他们宣布了赛制,我知道会有短信投票,我们跟台湾的选手,也
有跟老师说,那我们怎么办,亲戚朋友都不在那边,台湾、香港那边又 没有投票,老师就说不用
担心,我们会做很多宣传,在网上、还有采访,肯定是比下去的,因为其他选手这么多亲戚朋
友,他们的亲戚朋友又有朋友,那个短信出来 之后,我就发现惨了,到九个人要PK五个人的时
候,而且很多人,比如姚迪她们,她们没有在晋级的人选里面,我就知道有可能了,那天之前真
的没有想过,我想 可能进不了十强、八强,可没想到第一场宝钗组的比赛会这样淘汰。


瓶子:我看到宣布你被淘汰的时候,你的表情很平和,不是很伤心的样子?


袁弥明:没有真的很伤心,选不了宝钗我是知道的,那时候我觉得我真的已经很尽力了,我觉得
我当天的表现比我平常没有压力的时候还要好,所以我觉得已经没什么遗憾了。


瓶子:而且我觉得那天你们的比赛给我们带来一个惊喜,因为整个比赛过程当中,都会有一点压
抑的感觉,可是到你那儿的时候觉得是一个亮点,即便在那么紧张的时刻,你后来的即兴表演还
是让我们看了觉得很开心、很有趣。


袁弥明:真的(笑)?


瓶子:所以我想广大的网友、很多的朋友都会记住你的,也希望将来在电视剧当中看到你出演元
春。你觉得这个事儿信心大吗?

袁弥明:真的很难说,因为我觉得很多角色都要决定了宝、黛、钗以后才能决定下来,比如说宝
玉的年龄感跟其他姐妹的年龄感的差距,一定要定下来宝玉才能定。



瓶子:那天见导演的时候,导演怎么跟你说的?

袁弥明:他也有问我第二志愿是谁,我也直接说了是元春,他问我普通 话的问题怎么改进,而且
问我来了这边学习了什么,有什么进步,我都像刚才跟你说的跟他说了,我听说他想要我演一个
已经结了婚的人,元春也有可能,我想还没 定下来,他觉得我的年龄感还是适合演刚刚结婚的,
又不是王夫人那种。

瓶子:那个有点太老了。

袁弥明:可能有很小的孩子那种。

瓶子:贾府的媳妇儿那种。你见导演紧张吗?

袁弥明:有一点,我在深圳已经见了他一面了,那天穿了高跟鞋,刚好台上面是木板,木板中间
有一些缝,我的高跟鞋插进去了,站也站不稳。

瓶子:觉得有点尴尬?

袁弥明:对。

瓶子:你怎么看待台湾、港台的选手,在第一轮的时候差一点全军覆没,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袁弥明:赛制吧,我们作为选手是不能逃避的,然后短信对我们的影响真的太大了,没有一个港
台的选手直接晋级,可是呢?黛玉组还有一个台湾的选手,因为我们知道短信这么重要,所以我
们就在宝钗组完了一、两天之内帮她发了很多短信,她在黛玉组的时候直接进了前12名。

瓶子:其实她一个人能够晋级,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

袁弥明:真的,我觉得是命了,如果说黛玉组先比的话,她们知道有这个情况,可能我们宝钗不
会一起下来。

瓶子:不过没关系,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袁弥明:我觉得也是命了,我总有一天会被淘汰了,淘汰的时候淘汰的好看就好了,观众会记得
我就好了。


瓶子:我看了一下你之前的资料,我查到97年你拍的一个广告。

袁弥明:那个时候我是一个模特儿,那个时候我还是学生,96、97年的时候,我就兼职拍了一些
电影跟广告,那个时候一个月赚一、两万港币的。

瓶子:而且还是学生?97年十几岁?

袁弥明:16岁。

瓶子:很厉害,那个时候刚刚去美国吗?

袁弥明:那个时候没有去,97年底去的,那个时候有很多需求,那个时候香港的女生都不会弄头
发,不太会化妆,不太会穿衣服,后来真的是命运,不知道怎么样认识了一些模特儿公司的人、
电影公司的人,他们找我拍广告、拍电影。

瓶子:你是从那时候开始想做演员吗?

袁弥明:那个时候就是想着玩,去见明星,去赚一点钱,可以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不用爸爸妈妈
拿钱嘛!那个时候还没有读完书,那个时候还小,因为我也很喜欢读书,很喜欢学习,而且我知
道我一定要拿到大学的毕业证书,我才会去选择自己的志愿。

瓶子:那个时候没有想过干脆学表演?

袁弥明:没有,我真的太喜欢读经济了。

瓶子:那么喜欢经济,然后又去美国读,然后又到内地来读,后来为什么要放弃呢,又走上演艺
的路?

袁弥明:那个时候回香港的一个电信公司工作了一年多,我开始思考我自己到底要什么,我知道
我在那家公司会慢慢的升到经理,可是我觉得我想要一些名气,有了一些名气我以后还是会做生
意的,有名气做生意是很有帮助的。

瓶子:这是给自己设计的一条人生规划?

袁弥明:对,然后我从商以后,我想有一天我会从政的。

瓶子:做演员只是你的第一步?

袁弥明:对,我会改行的。

瓶子:你的偶像是谁?

袁弥明:表演来说我的偶像是张曼玉,她的气质实在太有吸引力了。

瓶子:你在香港见过她吗?

袁弥明:没有,我反而在纽约的街上碰到一个人,好像是她,但是我不敢问,她戴着太阳眼镜,
我觉得是她,很多人也喜欢她,我觉得她真的太特别了,她很有自我,可是也很专业,有些人很
自我,但是不理身边的人,她不是那种。

瓶子:张曼玉是独一无二的。做女人做到她那种地步是一种什么境界啊!张曼玉是你的人生规划
第一步目标,第二步在商界是想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

袁弥明:对。

瓶子:然后会进入政界?

袁弥明:我的终极目标是想改变一下社会,比如说社会上有不合理的地方,我真的希望改变。

瓶子:有很多大的理想?

袁弥明:对。

瓶子:就像打排球一样,演艺是你发球,后面有二传,会有人掂球,后面是扣杀。在北京温度水
城你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以来你除了学习还有排练,还做什么,那么多女生在一起
我觉得挺好玩儿的?

袁 弥明:真的没有时间放松,早上一早就做早操,还要做运动,要跑步,然后吃饭、上课,上完
课有时候还要看《红楼梦》,其实已经看过一遍了,可是再看那个感觉 又不一样了,而且对人物
的理解也不一样,所以我们有空就看,还有什么唐诗、宋词的考察,常常要背诗,人家背一个小
时,我要背三个小时,我要把拼音、声调都 标出来。

瓶子:古诗里面有些字读的跟平时读的不一样。

袁弥明:广东话我也不会读,我要查那个意思,查它的读音,要背声调。

瓶子:这一个月以来学到的东西还是挺多的。

袁弥明:现在那些古诗我用广东话不会背的。


瓶子:昨天到北京以来才是最放松的一天,昨天是剧组的朋友们一块儿去的长城,你们去的八达

岭吗?

袁弥明:对。

瓶子:感觉怎么样?

袁弥明:小时候去过一次,是夏天,昨天跟这么多女生一起去,感觉很好,昨天有一些选手她们
走到一半,就放弃了,就觉得头很晕,走不下去,可是我走到最后那一段。

瓶子:你一直是一个很会努力坚持的一个人吗?

袁弥明:是的。

瓶子:无论在爬长城还有其他的事情。

袁弥明:我会强逼自己的,尽力嘛!

瓶子:比赛以来从报名到现在,你觉得最困难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袁 弥明:也是在深圳的时候,我想起来了,因为那个时候我还要两边跑,香港的工作我还没有
完,还没请假,然后就是两边跑,《红楼梦》还没看完,每一天都给自己 很大压力,坐车的时候
要看,有空的时候要看,一秒钟都没有放松过,然后普通话也是,买了很多学习普通话、朗诵的
书,还有一个光盘要听,听了又要讲,那个时 候给自己的压力真的很大。

瓶子:现在在回忆那段时间,觉得怎么样?

袁弥明:其实没有什么,很多人都说我的普通话比那个时候好了很多,只有我自己没有发觉,他们说了,我也觉得很安慰!(笑)

瓶子:大家觉得你以后会很顺利的来内地发展了?

袁弥明:还要努力,我想我现在的标准在香港来说是挺好的了,可是到内地工作的话还有一段距
离。

瓶子:因为我看到舞台上的你,只有那么短的时间,我觉得最难的时刻是在最后PK,就是高级媒
体评审团给你们献花的那个时候,那会儿你心里在想什么?

袁弥明:我有一个预感,他们会给蔡飞雨的,因为他们上台、下台都没有看我一眼,那个时候感
觉很不舒服。

瓶子:他们不敢看你!

袁弥明:为什么不敢呢?


瓶子:我选了你,就没有勇气看他。

袁弥明:真的,那个感觉让我很难受。

瓶子:他没选你不是让你特别难受,他没看你?

袁弥明:那个时候我有一个预感,我觉得如果我是评委的话,我还是会把花给蔡飞雨的,因为她
跟宝钗的形象很贴近,而且她的台词、功底是比较好的,她本身是学声乐的,所以我跟她一起上
课,她也教了我很多东西,我看她在课堂上的表演,我也学到很多。

瓶子:底下都是好朋友,你想过跟她一起上PK台吗?

袁弥明:我没想过。我以为她们会直接晋级的,我觉得她们没有演小品的机会的,我也没有想过

我那一天会比到最后。

瓶子:后来你是得到了两束花,当时是什么感觉?

袁弥明:应该说蔡飞雨五支花,那个时候是粉丝网的总裁给我的,我太感谢你了,我觉得蔡飞雨
已经赢了,我觉得会不会其他评委把花给我,当做一个安慰呢!

瓶子:因为这件事情我们王总在网上得到了广泛的爱戴,大家觉得他很好。

袁弥明:真的,我有想过的,以客观来说,我知道我是输定的,就是在蔡飞雨已经赢了的时候,
我觉得我还是得不到他们的支持,我真的觉得有点难过。

瓶子:觉得那个时候自己心里边很需要一点安慰,特别需要大家支持。走下那个舞台之后,给家
里打电话了吗?

袁弥明:有啊。

瓶子:他们看到直播了吗?

袁弥明:我妈妈刚好在飞机上,她从上海回香港的飞机上,她知道了,我走的时候,很多人支持我,很多人为我鼓掌,很多人叫我的名字我也听到了,我觉得我这样走也挺好了,我觉得我那天被淘汰的经历跟我选港姐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

瓶子:是吗?

袁弥明:那个时候很多观众在喊我的名字我也听到了,可是还是输了,那些选什么、选什么的比
赛我真的看透了,比完以后所有的选手在同样的起步点。
瓶子:我今天看到当时的一位评委,他在网上发表一篇文章,大概意思是说这次比赛也许会决定大家不同的命运、不同的人生,你觉得并不是是吗?

袁弥明:会对人的命运有改变,那是肯定的,因为无辜的一个人在几千万观众面前,肯定有改变,可是我觉得没有命运。

瓶子: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讲到历年的港姐在TVB的发展,未必是冠军就怎么样,像赵雅芝当时是第四名。

袁弥明:她那个年代的第四名已经是很好了,这几年,每一年的情况也不一样,有时候冠军受关注多一些,比如说去年06年,有一个港姐,她也是跟我一样,得到了“旅游大使”也没有进前三名,当然知名度各方面都很好,我觉得到最后还是看你自己吧!

瓶子:还是看今后的发展,今后可能会在内地发展?

袁弥明:我希望了,只是香港的演出机会真的不像以前了,电视剧还差不多,可是你看电影,以
前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一年有300部电影,现在都没有50部。

瓶子:而且那会儿看电视剧看的全是港剧,现在像日剧、韩剧等等。

袁弥明:现在竞争都很激烈了,我希望我比完赛,可以到中戏上一些进修班学台词。

瓶子:你喜欢北京吗?相比较上海和香港?

袁弥明:这三个城市都太有个性了,香港是每个人都很匆忙,上海就是人很多,而且街道也很窄。

瓶子:香港跟上海在某些地方有点像?

袁弥明:对,都是金融发展的比较快,北京是比较有文化的气氛。

瓶子:最直观的感受就是香港的楼和楼之间很近、很窄,上海也是。

袁弥明:对,我也觉得,北京的感觉是路比较宽,感觉舒服一点。

瓶子:每次从香港回北京,觉得天变得好大呀!(笑)

袁 弥明:香港始终是我家了,有它很可爱的地方,我觉得香港人的素质,他们的文化修养跟内地是无法比的,比如说《红楼梦》,在香港我肯定没有几个朋友看过,香 港的书店也比台湾、比内地少,可能是太忙吧,都没时间看书,看的都是什么股票、投资,跟你的银行有多少钱有关系的书。

瓶子:香港人比较实惠。

袁弥明:他们有时候太现实的话,对一个人的内涵修养是不太好的。

瓶子:所以你进了《红楼梦》剧组,应该很惊讶吧?因为我知道剧组当中有很多差不多可以当红学家的选手,从小就看《红楼梦》,倒背如流的选手。

袁弥明:有一个朋友从小是学越剧的,都是演《红楼梦》的,我觉得实在是太神奇了!

瓶子:她的感觉就是一个林黛玉。

袁弥明:感觉很奇怪,我怎么会认识这样一个人呢,我觉得我不离开香港肯定看不到的。


瓶子:在北京还会有其他新奇的体验,你希望跟哪些内地的导演合作,演什么样的电视剧,如果到内地发展还是做演员还是做主持,还是其他方面?

袁弥明:电视剧的话还是胡玫导演,我看了她的《雍正皇朝》,真的是一个经典,太棒了,而且我看过《乔家大院》,虽然是古代的戏,那种细腻还是存在的。

瓶子:既有男人戏的大气,也有女人独有的细腻温柔。

袁 弥明:而且我也看过她的《汉武大帝》,我觉得那个皇帝拍的很人性化,不在朝中的時候,他说的话跟我们分别不大的,他是一个很人性化的皇帝,我觉得她真的很 棒,希望有机会跟她合作,如果《红楼梦》不是她拍话,我觉得我未必会参加的,因为我也放弃了香港很多的工作,而且我几个月不在香港,我的知名度肯定也会有 影响的,如果不是胡玫导演的话,我不会来的。

瓶子:胡玫导演知道吗,你是冲着她来的?

袁弥明:我没有直接跟她说,我觉得说了她也未必会相信,到时候吧,希望进剧组的时候我可以表现给她看,我觉得那些动作不是用口说的。

瓶子:衷心的希望你将来能够跟胡玫导演有合作的机会,也希望内地的朋友也能够更多的看到你在荧屏上的演出,非常的感谢弥明,今天的访谈也结束了,最后的时候跟网友说几句话吧!

袁弥明:谢谢大家,希望你们有看宝钗组的比赛,没有的话,以后希望你们多多留意我的消息﹗

瓶子:今后我们有更多在一起聊天的机会,谢谢!

袁弥明:谢谢你们!

瓶子:谢谢所有参与的网友,谢谢大家!

4 則留言:

Manhua 說...

Erica,

看着你的访问,好像跟你一起度过你曾度过的艰苦,也感受着你曾感受过的喜乐...

虽然没有赢出比赛,但你已经赢了生命中其中最重要的一课,这比任何虚荣的奖项都来得重要!

加油吧,元春!我们一定会永远支持你的!

好好休息,回香港一起打排球吧,等你!

Cat Cat :-)

施主 說...

很认真地每字每句地去看完你采访........俾心机啊........怀着好好享受的心态去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情吧.......

Erica 說...

thanks for reading pals!
=)

匿名 說...

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