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0日

2012年9月20日 選民力量成立兩周年

2012年9月20日     選民力量成立兩周年

結緣.....從何說起.

2007年跟TVB鬧翻, 蕭若元先生和蕭定一透過秘書約我上香港office"傾計", 探討我的經驗和心路歷程, 看看有沒有合作的空間.  我當時其實未聽過香港人網,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是一個visual人, 從小到大只看電視, 從來不聽電台.)
後來蕭定一邀請我主持香港人網節目[大娛樂家].


說真, 我對這項主持工作不太感興趣, 因為大多數娛樂新聞和垃圾無異, 而垃圾又何須討論呢? 所以我當時一直是hea做, 有空才做, 要拍拖就不做.  人網的人事我從來也不上心, 碰倒誰就say個hi, 連誰是誰也分不清.

直至2010年6月20日, 阿一同愛明也沒空做節目, 於是我和林雨陽就成了搭檔. 那天節目完結後, 我跟雨陽說: "香港不行了, 我們年輕的有些搞作吧!"  我從來不知道他是公民黨創黨黨員, 也不知道他曾經參選過區議員.  是直覺吧....覺得這個人, 挺關心香港的.



2010年初, 兩位政治新秀冒起, 就是馬草泥和星屑醫生(歐陽英傑). 看到有年紀相若的人參與政治, 實教人興奮不已. 我當時未算是他們fans, 但一直留意二人一舉一動. 2010年中, 他倆參加立法會的諮詢會, 於是我上youtube重溫他們的發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0R642se15M

心想: 我喜歡星屑醫生多一些....
雖然馬草泥比他紅很多, 但我覺得星屑醫生有寫稿, 有準備, 很有心,不溫不火, 親和力高.

2010年暑假, 一個飯局之間, 我和林雨陽, 歐陽英傑醫生, (慢必)陳志全, 劉嘉鴻便結了緣.


我和慢必都來自演藝界, 但他入行比我早十幾年, 我對他從前的工作完全沒有概念(again, 因為我不聽電台, 也不看ATV). 外界可能猜測我和他比較熟, 其實正正相反. 五人之中, 我和慢必從來都是最不熟. 年齡差距, 生活圈子完全沒有重疊等因素...

雨陽是加拿大海歸派, 家庭環境相近, 大家都是老闆, 而且都是寸嘴型, 可說是一拍即合.

星屑醫生敏感又細心, 親和力高, 和什麽人都合得來.  搞活動, 醫生最多想頭, 是創意人. 貪靚, 是對自己有要求.  有沒有懷疑過醫生係gay? 當然有啦, 不過很快就知道他有太太.

至於劉嘉鴻, 和他一起做"選舉101", 只覺他是知識型. 肥肥地, 不穿西裝就爛噠噠, 成日do住個嘴, (是因為嘴巴附近肉太多太重吧?) 偏偏用個LV長銀包.  開會時感受到他的leadership, 在Mercer打工, 固然有管理的底子. DBS+中大畢業卻說得一口流利英語, 佩服.後來聽[風也蕭蕭]才知道他是"深厚廣博知識型", 拜服.

選民力量成立初期, 皆因我演說不及慢必和醫生, 論述不及劉嘉鴻, 也沒有雨陽的政黨經驗, 於是成了庶務主任, 從出新聞稿到印易拉架一腳踢來貢獻組織. 很忙, 很瑣碎, 但也學到很多.

當時我經常缺席 [網想最大黨] 節目是爲了保住一段感情(星期六晚拍拖黃金時間), 令聽眾們和隊友們失望, 實在非常對不起.

2011年初, 人民力量成立, 政治工作越見繁重, 加上mimingmart開沙田鋪, 養了popeye, 確實忽略了身邊人. 政治分手後很快便投入了另一段感情, 可惜小心栽種了一番, 到了分手後才發現那人和梁振英有相同的恐怖特質. 一塌糊塗過後, 心情來不及迎接2011年底區議會選舉, 結果, 又令大家失望.... 雖然我相信這冥冥中總有祂的安排.

2012年梁振英上場激發了我走入美國領事館放棄護照, 立定決心參加立法會選舉. 排在慢必後面也是上天親切的安排. 一來, 大大增加我和慢必單獨相處的時間, 彌補我倆"不太熟"的問題, 二來, 慢必性格溫和且勤力, 補償了我的短處.

立法會選舉期間, 我們五人巧妙地互補長處/短處, 優點/缺點, 理性/感性, 配合得天衣無縫. 雖然會吵架, 吵**大**架, 但激烈過後不會心存芥蒂, 很難得. 只有志同道合才能一起走到這一步.

人家都說我們是鸚鵡, 說的話都一樣的; 或者說我們是一座堡壘, 沒有人可以拆開/離間我們. 確實是這樣. 我們彼此間的尊重和信任實在無可置疑.

回想失去了兩個某人, 得到了四位親密戰友, 絕對值得.

我們會繼續打拼, 致力為香港的民主運動寫下輝煌的一頁.

3 則留言:

Victor Ho 說...

LIKE....ADD OIL.......^o^

匿名 說...

希望妳知道自己做緊咩,企係乜立場,係為邊D人發聲。同時方法亦好重要。抗爭啲方式都要盡量得到人民大眾啲理解先會有更深厚啲支持。未來當然係屬於你地年輕人嘅。但係政治啲道路並唔好走,而且越做越大就必然會同D大佬打交道。唔係下下撐橫佢就係對支持你地啲人負責。盡力促成事件達到保障香港市民大眾啲利益先係搞政治啲根本。希望你地可以越做越好~

匿名 說...

As someone who lives in Toronto for 20 years, I never pay attention to politics. Becuase of you guys, I pay attention to (and care about) Hong Kong's situation. I really appreciate the effort and sacrifice that you made.

Imagine you if were still with TVB, you will continue to be the 寸嘴姐仔 that media portrays you in. It is a harder road now but a meaningful one. 我向你們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