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30日

把特首和田北俊比作賈元春和薛寶釵實在令我不得不替曹雪芹先生筆下兩個封建社會裡的淑女辯護。

寶玉是賈政和嫡妻王夫人的唯一兒子。元春為了寶玉和賈家傳後著想﹐希望品格端方﹑才貌雙全的淑女薛寶釵作弟媳。相比體弱多病﹑愛耍小性子的林黛玉﹐自幼受了貴族的閨秀陶養的候選入宮少女寶釵更符合禮教和道德的標準。

元春的端午賞禮﹐是偏愛寶釵的一個含蓄提示﹐但她並沒有決策權。

何況﹐元春對親弟弟寶玉和賈家的感情極為真摯的。當中更沒有涉及任何利益交易。

寶玉和寶釵的婚姻﹐是作者對封建婚姻的無奈嘆息﹐怎能與被稱作「政治交易」的事件相提並論﹖

轉載自太陽報

田北俊封官真確訊息


30/03/2007
文: 周紹興

《紅樓夢》中的元春,因賢孝才德,選入宮作女史,後又「晉封為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她給人一種政治頭腦靈敏的印象,對賈府家世利益的維護十分自覺。元春 入宮前,與賈寶玉「同隨祖母,刻未暫離」。寶玉未入學堂之先,元春手引口傳臈其讀書識字。真是名雖姊弟,情同母子。元春「自入宮後,時時帶信出來與父母 說:『千萬好生扶養,不嚴不能成器,過嚴恐生不虞,且致父母之憂。』眷念切愛之心,刻未能忘。」她期望寶玉成器,是自然的。她關心寶玉的婚姻,也是自然 的。歸省那日,她見寶釵和黛玉「真是姣花軟玉一般」,其題畭又非「姊妹可同列者」,心中自是不無所思。但合意誰,未露於色。回宮時賜給寶釵和黛玉的禮物也 無厚薄,均是「新書一部,寶硯一方,新樣格式金銀錁二對」。可端午節的賞禮就不同了。寶釵與寶玉都是「上等宮扇兩柄,紅麝香珠二串,鳳尾羅二端,芙蓉簟一 領」,而「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只單有扇子同數珠兒」。

論功行賞親疏有別


寶釵與寶玉不是親姊弟,是表親。因此,元春賞給寶釵的節日禮物獨與寶玉的一樣,這在封建社會是個不尋常的做法,超越了禮物本身厚薄上的意義,會引人尋思。 難怪寶玉要納悶了:「這是怎麼個原故?怎麼林姑娘的倒不同我的一樣,倒是寶姐姐的同我一樣,別是傳錯了罷?」「怎麼個原故?」寶釵是心領神會的。所以,她 雖則從來不愛花兒粉兒,甚至把十二支式樣新巧的宮花都送給別人,卻在炎熱的夏天羞答答地把紅麝串籠在自己的左腕上出入人前,以與她頸上佩戴的金鎖相映相 輝。元春賜予寶玉的節日禮物獨與寶釵的相同,是基於她認為與薛府結成新的聯姻符合賈府的家世利益。

港當選第三屆行政長官的曾蔭權就是元春,他當選後火速委任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出任旅遊發展局主席,就是將田北俊當薛寶釵,贈予珍貴禮物;還有一份同等珍貴的 禮物是送給賈寶玉的尚待宣布,賈寶玉是誰?可能是曾鈺成,可能是鄭耀棠,但不論是誰,必定是民建聯或工聯會中人。自由黨和民建聯、工聯會結成姻親,才能符 合特區政府和中央的利益。論功行賞,自古而然。田北俊獲委任,就是所謂「親疏有別論」的實踐,君不聞民主黨主席何俊仁立即咆哮說是「政治交易」麼?

月前何俊仁因私人恩怨而非黨派鬥爭被打得哭爹喊娘,曾蔭權半夜三更趕往醫院探望,照理說,這屬於友情加恩情。但是,何俊仁毫不買帳,不僅選舉時不投曾蔭權 一票,這回又唱衰對田北俊的任命,由此可見政客無義氣可言。曾蔭權應是傳出中央訊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搞搞震者勢完蛋!



4 則留言:

Josekin 說...

Read Adversity Advantage

Y.L 說...

别把自己认为是某个人
在一切还没有成为定局之前...

xipeng 說...

Searched your name on google and the result directed me to this blog.:) You are doing great works and keep going.

pieatapple 說...

interested in writing a pie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