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6日

被送往寄宿學校時,我才不過五、六歲,想家、想媽媽想得要命,大家都帶尠滿臉淚痕,魂不附體地度日。記得開學第二天,我要在家課冊內抄下上課時間表,作為 一個五歲小童,認識的中文字非常有限,只照抄黑板抄家課便了事。抄呀抄,抄到某一個課堂名稱時,我呆住了,突然覺得人生充滿希望,原來學校有「通話」課, 讓宿生可以打電話回家,一解與母親的相思之苦。我將這個喜訊宣揚開去,希望同學與我一同分享這份喜悅。他們半信半疑的態度,使我更期待「通話」課的來臨, 以證明我的遠見。


「通話課」終於到了!一位老師挽著一個黑色的皮箱進入教室,我心想﹕裡面一定是電話。老師開始用不鹹不淡的廣東話說話,並打開那神秘的黑皮箱,
面是揚聲器 跟咪高風……我才赫然發現夢想幻滅了……甚麼「通話」課,其實是「普通話」課!還連累我被同學嘲笑到面紅,再無立足之地。自此,我鄙視普通話課,憎恨揚聲 器。到底我的普通話學得怎麼樣?請留意下回分解。

3 則留言:

施主 說...

u r so cuite for misunderstanding the "通话课". How could you miss the most important word "普"?

Josekin 說...

LOL. NICE.

myelmo 說...

haha did we need to copy blackboard ? um